门头沟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九龙神鼎第二千七百四十六章遗留之事

发布时间:2020-01-20 07:14:29 编辑:笔名

九龙神鼎 第二千七百四十六章 遗留之事

那封感谢信,足可令古太虚死无葬身之地。

苏羽淡淡笑了下:“以我对古太虚的了解,他未必会死,十有**已经见势不妙,先一步逃走。”

六道仙掩鼻一笑:“我是真想不明白,他哪根筋不对,非要卯着劲和你为敌。”

说实话。

她都为古太虚感到可怜。

算计苏羽不成,反被苏羽算计一把,成为丧家犬。

苏羽轻笑,凝望着六道仙,诚恳道:“能再见到你,我很高兴。”

那是他的心里话。

当年的故人。

一个又一个的离他远去。

数十年后,能够再见到一位,如何不开心?

六道仙不是旁人,正是圣元心。

想不到,他们再度重逢,会是这种方式。

圣元心恬淡的脸庞,同样洋溢不加掩饰的喜悦,点首道:“我也是!真高兴你还活着。”

见识过太多的生生死死,圣元心对同伴的逝去已经麻木。

没想到。

有生之年,可以再见苏羽。

说着,圣元心取出一颗玻璃球,里面如星空般,点缀着无数的洞府世界。

“送给你的见面礼物。”圣元心递过来。

苏羽接过。

触手刹那,立刻感觉到恐怖的信仰之力,从水晶球中涌出。

那信仰之力之强,是天庭战船上苍生的万倍之多。

如果汲取成功,他的圣体不知能够爆发到何种地步。

只是。

这些信仰之力,他似乎无法汲取。

圣元心道:“我只是将里面所有的雕像,改换成了你,他们信仰的乃是雕像,而非真正的你,所以信仰你还无法汲取。”

“未来,需要你做出令信徒们心悦诚服的事,得到他们对你的认同,才能汲取雕像里汇聚的信仰之力。”

原来如此。

苏羽握着水晶球,忽然觉得沉甸甸的。

圣元心得知苏羽在此,冒着生命危险,为其准备如此厚重的礼物。

他则什么都没为圣元心准备。

“有什么是我能为你做的?”苏羽问道。

圣元心淡然微笑,笑容分外清丽:“生命里,有些人是值得我奋不顾身,而不求任何回报的。”

苏羽心中震动。

类似的话,多年前,他也曾说过。

那是对夏静雨所说。

其内心中,好似有一根弦被触动,令他心中震荡不休。

望着近在咫尺的圣元心,不知该如何回应她的心绪。

圣元心淡淡一笑:“接下来,或许你要面对涅之主的威胁,我能帮到你的十分有限。”

她最清楚涅之主的实力。

她的实力,只若卑微尘埃,无济于事。

“放心吧,我自己想办法。”想了想,苏羽取出一颗小型渡噩莲座,道:“想看看你的母亲圣神吗?”

闻言。

圣元心立刻激动起身,竟眸流淌着喜悦波光:“她……她还活在世间吗?”

相隔百余年。

她无法确认,只是神明境界的母亲,有没有坐化。

“安然无恙,只是老了许多。”苏羽呢喃道。

老的,又何止是圣神?

还有他的岳父,仙羽郡王。

两百年过去,他一个凡人,即便在诸多灵药的滋润下,亦无可避免的老去。

而今,已经是白发苍苍,垂垂老矣。

昔日的诸多故人,亦都红颜逝去,青丝见白发……

“去吧。”苏羽开启了渡噩莲座,放圣元心进去。

他心中则涌动莫名的悲凉。

世间没有永恒。

谁都会逝去。

秦仙儿如此,邪小月如此,一切生命里的美好,都将离去。

苏羽握了握拳。

他并未因此消沉,反而越发笃定武道之心。

唯有超脱世间一切束缚,方能得到永恒。

望着陆陆续续,准备登入深渊的众多苍生。

苏羽左右两手,各自一招。

分别出现一个女子。

他们都陷入沉睡之中。

其中一个是碧云红仙。

被其父亲所害,抽走了一身血脉,至今依旧陷入昏迷中。

他以前缺乏血脉之力,无法救她。

如今掌控八大古神的血脉,再救她,并不困难。

屈指一弹,时间和空间两大古神血脉,各自抽出一丝,打入了碧云红仙体中。

其鼻中发出一声轻哼,然后缓缓睁开眼。

她睁着迷茫的眼睛,望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父亲和少昊合谋夺取其血脉的时刻。

再往前,则是帮助苏羽盗取少昊身上的玉佩。

“抱歉,连累你了。”苏羽道。

认出苏羽,碧云红仙适才安心,又急忙道:“苏公子,你快跑,少昊已经得到了时空血脉,成为横跨两大领域的主宰!”

苏羽温笑一声:“都结束了。”

他简单将目前的情况说明。

听罢。

碧云红仙愕然良久,随后苦笑:“都说观棋一局,百年一梦,我只是沉睡一次,却已经是千年身,万世人!”

格局的跨度,令碧云红仙有些无法适应。

“去渡噩莲座休息吧,下一次出来,或许就是一个崭新的纪元。”苏羽开启渡噩莲座。

碧云红仙无家可归,因此并未犹豫,就进入其中。

并且,还主动加入了鼎。

最后。

苏羽望向了落雪衣。

凝望着圣洁的面孔,熟悉的面庞,他心中最是复杂。

红尘道主控制着她,间接害死了邪小月。

给他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害。

很久以来。

他都无法面对落雪衣。

而今,即将离开虚无,才鼓起勇气,处理遗留之事。

沉默许久,他手指点在落雪衣的眉心。

她被红尘道主压制的灵魂,终于重新占据身躯,并缓缓恢复意识。

望着陌生的环境,落雪衣一片茫然。

当看见苏羽,露出惊喜之色:“苏羽?”

随后想起了昏迷前,红尘道主压制她的灵魂,以苏彩儿,威胁苏羽的生命。

“苏彩儿怎么样?”落雪衣惊忙问道。

她的心狠狠揪起,万分的自责。

如果苏彩儿有三长两短,她无法饶恕自己。

“她很好,并没有事。”苏羽道。

望着落雪衣如此表情,苏羽一阵释然。

说到底,落雪衣也只是被利用。

她何错之有?

相反,是她一直在庇护秦仙儿母女。

落雪衣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顿了顿,她又道:“对了,仙儿呢?怎么没看见她?”

苏羽心脏一阵绞痛。

默然不语。

抚顺市第四医院怎么样
杭州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宝鸡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江苏有牛皮癣医院吗
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