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棺山夜行第13章死亡的呼唤

发布时间:2020-01-20 05:34:29 编辑:笔名

棺山夜行 第13章:死亡的呼唤

听到里的女人一直在説老嫖,我就愣了一下,连忙问她:“你认识老嫖?是老嫖让你打来的吗?”

她似乎能听懂我説什么,叽哩咕噜的又説了一大堆话,可我还是听不明白她説的是什么。最后还是公司的员工提醒我,説话听不懂,就让她发短信过来。

我一想也是,既然説话听不明白,不妨换种沟通方式,就对着里的女人説道:“你要是认识汉字,就挂掉,给我发短信。”

话刚説完,她就把挂掉了,看来还真是能听懂我説话。

我回到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看着等待短信。过了不到一分钟就收到一条短信,我立即解锁屏幕,心想,説话听不懂,发短信可够快的。谁曾想打开短信一看,尼玛,竟然是10086搞得什么读书活动,説是有一本叫《棺山夜行》的书在搞活动,这给我气得看了两眼后直接把短信删掉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又来了一条短信,我打开一看,正是那个新疆号码发过来的,短信里的内容是:

您好,是一位叫老朴的同志让我给您打的。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中午有村民在车尔臣河边发现了他,并且把他带到了村卫生站,他当时意识模糊,嘴里不断地重复这个,説是很重要,一定让我打给您,然后还説两句,我日的,説完他就昏过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醒。

如果您是他的朋友或是亲属,那您最好能过来一趟,我们这里具体位置是,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且末县,塔提让乡,您如果是坐车来,到塔提让乡后,再从那里坐xiǎo车到勒克库木村卫生站。要是您到了乡里找不到车,可以给我打这个,我叫吐妮莎。

看着这条短信,其中写到,我日的,我想这句话应该是出至老嫖之口。虽然老嫖的嫖字发错了,但这可能只是理解错误而已,她很有可能是把嫖字理解成姓氏的朴了。

坐在沙发上我就在想,老嫖这是玩的哪一出,怎么会跑到新疆去了,不是谈好了在泰国帮xiǎo狼吗,怎么会出现在新疆呢?

一时间,我产生了疑惑,有diǎn半信半疑,可能是这阵子发生的事太多了,所以不得不让我提高警惕。

我用电脑查了一下短信里的地址,的确是有这么个地方,但却怎么都查不到卫生站的,只能查到勒克库木村村委会的。

我把地址和村委会的都记了下来,连忙从公司里跑了出去,开车到一家经常去吃羊肉串的店。这里的老板我认识,是个新疆人。

到他店里后,我直接找到了他,説明了来意。想让他帮我往勒克库木村村委会打个,让他帮我问问,是不是有村民在车尔臣河边救了个人,如果有,那就请他帮我再问下,现在那人在哪?

我和这个新疆老板虽然只是认识,还不算是朋友,但这个人很爽快,立刻就答应了。

按照我给的号码,他拨通了,并且和那边联系上了。打了能有5分多钟才挂掉,他把那边和他説的话,对我用普通话讲了一遍。具体的内容和短信里收到的差不多,的确有一个人被村民救了,现在人在卫生站。

既然知道事情是真的了,我也就没敢多耽搁,回到公司把所有的工作都安排了一下,又在上查了一下交通攻略。没想到且末县竟然还有机场,不过每天只有一趟航班,是乌鲁木齐飞往且末的。我叫人在石家庄订了一张飞往乌鲁木齐的机票,又在上预定了一张乌鲁木齐飞往且末的机票,然后便开车赶去石家庄。

飞机是明天上午10diǎn20起飞,大概下午14diǎn40左右到达乌鲁木齐。也就是説,我还能在石家庄的家里休息一晚。其实这一晚我并没有睡好,一直在想老嫖,琢磨不透这家伙到底去新疆干什么。

早上8diǎn,银行刚刚开门,我就去取了5万元的现金随身携带,毕竟我不了解且末县,而且一想到是乡里面的村子,就想着得多带diǎn现金。我想那个地方肯定刷不了卡,万一老嫖要是有个什么大病xiǎo灾的,倒时候指不定得花多少钱,所以还是多带diǎn现金比较稳妥。

长话短説,我在乌鲁木齐住了一晚,当天没有赶上飞往且末的航班,第二天才飞到且末。下飞机后,我就立刻打了一辆出租车,把要去的地址给了他。可出租车司机只承诺给我送到塔提让乡,説是不下村子,路不好走,怕磨损汽车。

我几乎是把机场的出租车问遍了,是怎么説都不行,从150元的车费一直加到1000元,那些司机都不干。最后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听他们的安排,走一步算一步了。

到了塔提让乡,我又找了一辆xiǎo三轮车。坐上这辆xiǎo三轮,我才知道,这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晃晃悠悠走了将近两个xiǎo时,才到勒克库木村卫生站。

下了xiǎo三轮我一看,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是一个用土堆砌的三间房,四周的围墙也是用土堆砌的,木头的大门旁还挂着一个白色的长条牌子,写的是,塔提让乡勒克库木村卫生站。

木头的大门是开着的,我没问有没有人直接走了进去。进去后正好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维吾尔族姑娘在洗衣服,她也刚好看见我,对説了句话,可是我不懂她説的是什么,连忙把自己的来意和她説了一下。

她把我领到左边的土房子里,边走边説话,最后一句话的三个字我是听懂了,好像是在告诉我她就是吐妮莎。

我走到房子里一看,老嫖正躺在炕上,身上盖着被。脸色略显苍白,嘴唇干裂,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看见老嫖我是格外的激动,连忙用手去推了他两下,并且喊道:“老嫖,老嫖,我来啦。”

喊了老嫖两声,我就被吐妮莎给拦住了。吐妮莎一边説话,一边用手给我比划,意思是説老嫖还在昏睡中。

我问吐妮莎,老嫖这是怎么了?是一直昏睡着,还是在我来之前醒过。吐妮莎听完我説的,只是説了句勉强让我能听得懂的话,説道:“等等”然后便跑了出去。

我不知道她是去干什么了,但我想她既然让我等等,一定是去拿什么东西,或许是去拿老嫖的东西。

坐在炕边看着老嫖,他就像是在睡觉一般,我不由自主地对着他问道:“老嫖,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过了二十多分钟,吐妮莎回来了,并且带着两个维吾尔族的男人。

吐妮莎对着我和她领回来的一个男的説了一些话,然后那男的,就对着我开口説道:“您好,我是吐妮莎叫过来给你们做翻译的,我叫杜热西提。”

我一看这人和我説话,连忙问道:“你会説普通话?”

“我在甘肃打过几年工,懂普通话。”杜热西提説道。

虽然听上去,并不是标准的普通话,但至少他説的我能听懂。

“那麻烦你帮我问问吐妮莎,我这个朋友怎么了?严重不严重,要不要送他去大医院?”

我説完,杜热西提就对吐妮莎説他们的语言,吐妮莎也对他説了一些,然后他对我説道:“您朋友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他只是长时间的脱水和过度疲劳所致,吐妮莎这几天一直在给他打营养液,估计这一两天他就会恢复过来的。”

听见他説老嫖不严重,这两天就能恢复过来,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道:“你们是在哪里找到我朋友的,他清醒的时候有没有説,他来这里干什么?”

杜热西提和吐妮莎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经过短暂的交流后,手指着另一个男人,説道:“您的朋友是他从车尔臣河边发现的。他説,您朋友清醒的时候,他问过您朋友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您朋友当时已经説不了话了,只是用手指了一下沙漠。他指的方向是塔克拉玛干沙漠。”

和他们又了解一些情况后,我就拿出五千元钱要给他们,表示对他们救老嫖的感谢。可他们死活都不肯收我的钱,説这是学习雷锋做好事,不图回报。最后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对着他们深深地鞠躬。

晚上我和老嫖住在一个房间,睡不着的时候,我就在想,老嫖为什么要进塔克拉玛干沙漠?

我对这个沙漠并不了解,拿出看了一眼信号,是满格的。立即用上查了一下塔克拉玛干沙漠。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南疆的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十大沙漠,同时亦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整个沙漠东西长约1000公里,南北宽约400公里,面积达33万平方公里。这里,金字塔形的沙丘屹立于平原以上300米。狂风能将沙墙吹起,高度可达其3倍。沙漠里沙丘绵延,受风的影响,沙丘时常移动。

看到这里我就觉得这个沙漠的危险程度,比我想象的要厉害的多,并且还説这里是世界上第二大流动沙漠,受风的影响,沙丘时常移动。不要説是流动沙漠了,就是不流动的沙漠,我认为都挺可怕的,更何况沙丘还会时常移动,那就更加可怕了。

心想,老嫖来这里干什么?这么危险的地方可不是来玩的,难道这家伙是来倒斗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整个头皮瞬间发麻,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告诉我,出事了,出大事了。

合肥长淮甲状腺中医医院挂号
临清市人民医院
吉林银屑病专治医院
日照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济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