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老君传人 第六十九章 战前部署

发布时间:2020-01-17 15:06:54 编辑:笔名

老君传人 第六十九章 战前部署

“夜晚赵云和貂蝉出来了,就看到了陈清新放在桌子上的两把刀,于是走了过来,看向了两把刀,虽然没有拔出刀,但是按照赵云这么多年来的战斗,以及对武器的了解,这两把刀绝对是两把好刀,“主公,这两把刀,是两把好刀啊。”赵云对陈清新说道。

“嗯,的确是两把好刀,不过,现在还不是他们出鞘的时候。”陈清新说道。

“主公是想要以血祭刀,用血来给这两把刀开刃。”赵云说道。

“嗯,没错。”陈清新点了点头。

“主公你就不怕……”赵云担忧的说道。

“没什么,既然我这么做了,我也会有相对应的预防方法。”陈清新摇了摇头说道,而他也知道赵云要说什么,以血祭刀,以血开刃,这可是邪器的开刃方式啊,但是对于陈清新来说,邪器有可能成为法器。

“……”赵云看到陈清新的样子,也不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陈清新是干什么的,以及从陈清新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一把邪器根本就不能把陈清新怎么样,而且在得到邪器后,陈清新甚至有可能会强大起来。

“那么开始今天的训练吧,我也要好好的适应这两把刀的重量了。”陈清新拿起了两把刀,他这次用的是普通的刀鞘,而不是一体式的,因为现在根本就用不到一体式的,毕竟这一次他直接上去拔刀开干就可以了,根本就不需要隐藏什么的。

拿起两把刀,陈清新闭上了眼睛,开始感受着两把刀的重量,毕竟一把是正常的刀,一把是短刀,重量一定不同,而不同的重量,也就有了不同的战斗方式,“双刀啊,看来要适应一段时间了,左右手的互换啊。”

“走吧,最近这几天看来我们要更加的忙了。”陈清新站了起来,拿着两把刀去往了楼顶。

时间就在陈清新一边适应新的武器,一边训练中过去了,“到日子了,那么我们也该出发了。”正在打坐的陈清新看着慢慢出来的太阳,拿上了自己的武器,还有枪和鞭子,前往公司。

来到公司,陈清新坐在了沙发上,“大叔,帮我准备一辆摩托车。”陈清新揉着额头说道。

“你要用来干什么啊?”吕俊回道,按照用法不同啊,逃跑的话,追求速度,追杀的话,追求稳定,都是按照特殊的用途,有着不同的要求。

“追杀。”陈清新回道,他要摩托车当然是为了追杀,他怎么可能用来逃跑呢。

“好,我知道了,最近正好改装了几辆摩托车,等一下就去拿钥匙就给你。”吕俊回道。

“人员的疏散怎么样了?”陈清新问道。

“那周围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所以疏散起来十分的快,那边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林瑞说道。

“好,那么你们都准备一下吧,今晚不要让任何人去到港口。”陈清新说道。

“嗯,知道了。”其他的人应道,今晚陈清新要做的事情可是杀人啊,要是让人看到了,那就闹大了,上次陈清新跳楼,砍死十几个人,要不是因为目标是黑社会,可以随便的弄个黑社会火拼给糊弄过去,不然的话,后果十分的严重啊。

“嗯。”陈清新点了点头,他可不希望这一次在他战斗的时候,还有人过来影响到他,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势必会引起恐慌,从而造成W市的一个震荡,而这个震荡很可能直接震到燕京那边,毕竟这涉及到跨国际的人口问题。

“对了,今晚你要怎么战斗?是在他们装船的时候去战斗,还是在他们装船之前去战斗。”柳燕问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向了陈清新。

“这个是在装船之前就去战斗,装船后,有可能拦不住,到时候,会出事,水警叫了吗?”陈清新看向了柳燕。

“叫了,到时候你行动的时候,会封锁周围的所有的海域的。”柳燕说道。

陈清新停了柳燕的话,也是点了点头,现在所有的路都已经封死了,至于空中这条路,开玩笑,就算你再有钱,买了直升机,但是要想在市区里随意的开直升机,除非你有官方的授权,否则一切免谈。

“好,那么,把这些护身符发下去吧,让今晚参加活动的所有的警察都带上。”陈清新拿出了一叠,将近两百张的护身符说道。

“这是要……”柳燕拿过了护身符。

“阴阳师,这个总不用我说明了吧。”陈清新说道。

“这可是省级的分部才有的资料啊,你怎么知道的?”柳燕看向了陈清新,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告诉过陈清新关于RB阴阳师的任何的资料。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我既然已经亲眼看到了忍者,怎么可能会不去猜测阴阳师的存在呢?”陈清新咧着嘴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我会把这些符发下去的。”柳燕说到。

“这些事你们的,你们几个作为先锋的存在,也是除我之外的主要战斗人员,这些紫符你们发下去吧。”陈清新拿出了几张紫符,这些紫符是他在这一个星期里一天一张的速度画出来的。

“你到天师了?”柳燕看着这七张紫符说道。

“是的,已经天师了,上次的战斗让我的身体蜕变了一次。”陈清新吓着说道。

柳燕接过了紫符后,嘀咕了一声,“变态啊。”

陈清新听着柳燕的嘀咕也就在那里笑笑不说话,他其实也有办法可以让柳燕和梦萱和他一样一起修炼,但是由于陈清新现在的等级还有点低,无法让两个人进行修炼。

“今晚你去战斗的时候,那些被救了的姑娘要怎么办?”一直坐在旁边的梦萱,放下了手上的平板看向了陈清新。

“这个的话,就要看当时的情况了,要是那些姑娘都是被绑住的,那我就只能等战斗完了再去救人了,而且似乎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他们是不可能不把人绑住的,所以今晚,先杀人,再救人,而且让那些受害人看着伤害自己的人死去,不也是一种解脱吗?”陈清新说道。

“你就不怕给她们留下心理阴影吗?”梦萱说道。

“心里阴影吗?如果你被坏人绑架了,还经受了一段时间的虐待,当你绝望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杀了那些坏人,把你救了出去,而你亲眼看着这些坏人一个个的死在了你的面前,你心中是有人死了的恐惧,还是那些坏人死掉,你心中这么多天一直压抑着的所有的情绪的解放呢。”陈清新说道。

对于杀人会不会造成心理阴影,这些对于陈清新来说,他有自己的见解,虽然这个见解有点偏执,但是却有何尝不是一条道路呢,在陈清新看来,这些人拐卖人口,贩卖毒品,杀人放火,**掳掠,是为该死,而杀了这些人,不也是铲除危害,虽然方法有些偏激,但是这也是和这些人最匹配的处理方式。

“那你没有听过,杀人者人恒杀之。”梦萱说道。

“人在做,天在看,我杀了那些人,一对得起天,二对得起地,三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我又何必在乎这七个字!”陈清新笑看着窗外的天空说道。

而他的这句话也是让办公室的人呆住了,人在做,天在看,对得起天,对得起地,更对得起自己,这何尝又不是他们想要的啊。

克山县中西医结合医院
十堰市茅箭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沧州男科医院
济宁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新疆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