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传奇姐妹争汉不知羞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11:30 编辑:笔名

传奇:姐妹争汉不知羞  瘦叟刘沂生    世界本为名利场,  鹬蚌相争何稀罕。  姊妹易嫁人尽知,  姐妹争汉谁曾见?    姐妹争汉的丑剧,我虽未目睹,却是亲闻,且让我向你道来,兴许能令你一笑延寿年。      回费尽心思育人才欲令浪子化真金    海涛,是某校的高中毕业生。人极聪明,学习不错,本是班里的尖子生。凭他的智力,将来考取重点大学,有把握。可惜,升入高三以后,他被卷进学校的一个流球邦。这一伙孩子,大都是照顾入学的干部子女,斗殴打架,吸烟喝酒,小偷小摸,毫无忌讳。他们作得轻时,无人愿管,实际上也无人能管;待他们陷得深,作得重时,想管也管不了了。当时的海涛,并不是里面的核心成员,只是一个被他们裹进去的小随从。因为贪玩,到高考时,海涛自然同他的伙伴们一样——名落孙山。  然而,海涛并未失去上进心,仍然有求学复读的要求。可惜,他已臭名在外,想再复习,那所学校已不愿收留他。  海涛学的文科,那年我是二中文科复读班的班主任。他的上进心未泯,一心想复习。他找到我面前,坦诚地说:“老师,我不是个好学生。我想复习,人家不愿收我。你,能给我个机会吗?”  我这人同情心极强,在管理学生上有点自信,觉得像海涛这样的孩子,当老师的应该拉一把。只要有希望,就应向他们伸出救援的手。于是,我便坦诚地说:“能承认自己不是好学生的学生,我相信他不是一个坏学生。好,我收下。不过,咱们要约法三章:一、杜绝以往的那些朋友来往,集中精力学习。二、闭门读书,没有我的批准,不准随便出校门。三、请你们的父母全力配合学校教育。”  “老师,我能做到。谢谢你的信任,我能学好。”他言辞恳切,看来学好的决心不小。  后来我才知道,想让他的父母配合,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事实上是,他的堕落与他的父母们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他的父母们,正在那里:    爹打野鸡姨争汉,  亲妈吃醋打窝战。  撇下孩子无人疼,  大好前程化茫然。      第二回子女遭弃谁怜惜姊妹争汉窝里反    海涛之父冯老大,是某大厂的技术科长,生产上有两手,深受厂长偏爱,诸多事对他都高看一眼。他的生活作风不检点,也早有耳闻。不过,那是人家的私事,为了工作,只作未闻。谁曾料到,冯家的丑事,终于纸里包不住火了。  海涛的母亲,既黑又丑,满脸横肉,一头卷发。有人说,一母生百般。这话不错。他的小姨虽是农村姑娘,长得比他妈却不知漂亮多少倍。她常来胞姐家里走动,借姐姐上班之机,早已与其姐夫有染,左邻右舍,谁不知晓?只是海涛妈被蒙在鼓里罢啦。像这种事,谁会多事告诉她?  当海涛的妹妹海花降生时,海涛妈请其妹来家长住侍奉月子,这正如了冯老大及小姨的愿。夜里,小姨在另一暗间搂小海涛睡觉。半夜间,海涛的父亲常常摸过去与小姨斯混。有时情急,竟在外间掐掐捏捏,搂搂抱抱。他们本不想出声,有时也难免弄出响声来。  有一天白日,姐夫小姨子正在外间调情。倒卧内室的海涛妈,朦胧间闻得声息,立时血向头上窜,气往顶上撞。她也不是个善茬,人们送她一个外号,称她“母老虎”。这母老虎裸体跳下床,窜到外间,猝不及防,“叭叭叭”,每人贴了他们三巴掌,打得这对男女晕头转向。她气得直哆嗦,愤愤地指着妹妹的鼻子臭骂:“不要脸,哪里臊不行,臊到你姐家来了!”  她妹妹此刻,正与姐夫情急,猛然间被姐姐打得眼冒金星。羞火一升,哪还论理?她色胆愈壮,羞耻全无,竟然破口回骂道:“有脸说我,你自己不在外面臊?叫人家撑烂了,你男人嫌不合槽,甘愿换我的。怎么?不是你请来的吗?”  妹妹的话,早已羞辱得她无地可容,气得咬牙切齿,光着个屁股一蹦老高,口里恶狠狠地叫骂:“你个死妮子,不知害臊,我给你撕烂那臭×!”  她那个妹妹,犹嫌没出气,将裤子向下一褪,露出光溜溜的下身,故意笑喜喜地对姐夫说:“脱不了啦。来,干给她看看!”  她的丈夫,也故意嘿嘿一笑,真的上前去搂抱小姨子。此刻的她,简直把个肺气炸了,扑上去狠劲撕巴妹妹。冯老大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又扑上去撕巴她。于是,三个不知耻的男女,打成一块,滚作一团,各人脸上都被抓得鲜血淋漓。  酣斗中,冯老大未留神,被母老虎一把抓住了胯下的“那个”,疼得像杀猪一样“嗷嗷”呼叫:“放手,放手!疼死了!哎呀,哎呀,小弟弟受不了……”  “什麽小弟弟,还小爷爷呢!留它干啥,惹祸精!”母老虎口里说着,手上加劲,面上挂着冷笑。冯老大呢,疼得头上冒冷汗,眼里发金星。随即,面前一黑,“哐嘁”一声跌倒,昏死了过去……  冯家的鸳鸯战,引来了左邻右舍,人们隔着墙头偷听,扒着门缝偷看,掩着口偷笑,一个个笑弯腰,胀红脸,都以为是天下奇谈!  追记至此,深感臊气了我的笔锋。既已如此,不妨为此拟一《雀竞巢》词,令悦读者一笑延年:    雀争鸠巢,  斗作一团两嘴毛。  妹夺姐丈,  全凭臊劲称豪。  为姐何不再奋手,  将那祸根一怒拔掉。  免得姐妹失和,  无休争吵,  搅得四邻难安,  人人掩耳着恼。  不好,  不好,  莫如一了百了!    干过这一仗后,他那小姨赌气走了,从此再未公开上门。人虽走了,冯老大与小姨之间那根情丝并未扯断,他们时不时找地方臊混。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他母亲自然也清楚。有一次,他父亲与小姨正在幽会,被她母亲探知,抢走了他们的衣物。让冯老大不能容忍的是,他家那个母老虎偏偏家丑外扬,发疯似地跑到厂长办公室,将衣物向厂长怀里一塞,铁青着脸对厂长说:“你那好科长干的好事。看着处置吧!”  那位厂长本不想过问这类家私事,到这个节骨眼上,再不处理不行,便撤了她男人的职,赶他到车间当了工人。这口恶气,冯老大简直咽不下去,提出与老婆离婚。她呢,将手一拍,反而不怒不火地说:“妙呀,野鸳鸯并翅满天飞,恣着呢!哼,等着吧,没门!”  海涛的母亲,宁可独守空房,绝不让那对野鸳鸯如愿以赏,既不离婚,也不合房,一拖十几年。这些年来,他的父母各居一方,自营窝巢,轻易不会面,相聚就打闹,哪还有心思去教育子女?像这样的家庭,对海涛的成长,怎么能有好的影响呢?我想对海涛加以培养,想取得他们的配合,又怎么可能呢?既来之则安之,我只能孤军奋斗,挽救他们的海涛,让他步入正途。面对这样的处境,我深深地感到:    蠢人无事自寻忧,  讨副枷锁套头上,  不信天下有难事,  即使火海也敢闯。      第三回可叹呕心枉费力学校教育非万能    海涛入学以后,的确想上进。春节之前,他很受约束,发奋苦读,从不与外界交往。自然,为了确保他的自新环境,我也花费了不少力气。夜里查宿舍,我总是摸摸他的铺位,看看人在不在。海涛不出校门,外面的一伙捣蛋包们,常来学校里勾引他。有一次雨后,我将他们驱赶到校门外,被他们推倒,差一点被汽车辗死。我的心血没有白费,寒假考试,他一跃为前五名。我这个班,来年录取几十名不成问题,能考前五名,岂不可喜可贺?  海涛那一帮不长进的伙伴,大都流向社会,结成团伙,对海涛改邪归正,是不肯轻易放过的。春节后,他们专门到我们班宿舍里来偷盗,制造海涛盗窃的假象,引起我班学生对海涛的怀疑、不满。幸亏我破了案,为海涛洗刷了清白。更歹毒的是,他们到烟厂宿舍偷盗了东西,竟留下“青州二中冯海涛”的字条,让公安人员跑到二中来向我这个班主任要人。那个公安员,身患职业病,对我的态度极为蛮横。他手里拿着一扶手铐子,弄得哗啦响,向我瞪着眼要人:“把人交给我,带走!”  我是干啥的,岂惧这套把戏!我淡淡地对他说:“我能证明,海涛一夜未离宿舍。如果有人留张纸条,说你偷的,公安人员应怎样待你?带他也行,得连我也带上。”  那公安员也自感无理,还真不敢对我动粗。我据理以争,让那个糊涂公安员灰溜溜地离开了我的宿舍。  此刻的海涛,正置身于万丈悬崖之上,有人拉他一把,他会攀登上光辉灿烂的极峰;有人推他一把,他便跌落下粉身碎骨的深渊。高考前几个月,是我担子重,工作忙的时刻。为了班级整体利益,不能再将过多精力用于海涛身上。我让人将海涛的父亲请来,建议他在学校住几个月,监督好海涛,让他一鼓作气考出去,远远地离开那帮是非朋友。他父亲竟将两手一摊,摇摇头,说:“老师,实在抱歉,我还有个厂子,真正脱不开身,烦劳你了。”  他在骗谁?岂止是为他的厂子,怕为他身边那个,嫩得比他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小秘吧?  海涛的父亲在他原来的厂子混不下去,便自已开办了工厂。凭他的技术,那厂子办得非常红火,效益很不错。他大姨子的女儿蕊,正值芳年,人才出众,是某厂的一枝厂花。冯老大是一个会寻蜜源的臊蜂,心里早就想着这枝娇花。他将蕊调至自己的厂子,当了会计兼小秘。姨父外甥女的住房,几乎是一室,中间只隔着一道“马粪板”墙。这老冯臊性已成癖,夜来难奈寂寞,将“马粪板”上穿一个小洞,透过孔洞看外甥女的西洋景,只看得他火烧火燎,抓耳挠腮地猴急。他那外甥女,看来紧俏其母,小小的年纪也常诏蜂引蝶,够花花的,岂管老嫩、尊幼。看来看去,这二人终于看到了一个被窝里。真真是“一夜西风起,娇花吹折枝”了。  后来,为了“工作方便”,厂长内寝与会计闺阁间的板壁上,开了一个小门,二人结起“账”来方便多了。于是,女会计一跃成为女老板。我想让他来校住几个月,这不简直等于挖他的心尖,断他的情路吗?他怎么可能答应呢?冯老大这只臊蜂,真真是:    采起花来不问色,  办出事来犹似猪。    他们之间的关系,几乎达到不避耳目的程度,连他儿子海涛,也依稀知情。对此,海涛既恨父亲,也恨表姐。有一次,表姐来给他送水饺,海涛接过饭盒,“哐啷”一声摔在地上,当着许多同学的面,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滚!谁吃你的臊东西!”……  家长不助阵,直接影响了我对海涛的管理与教育。要想让海涛成才,难呀!  我收留了海涛,给班级带来不安,给学校带来不宁。直到而今,我仍在想:这是我的过失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海涛再也无法安心学习了。这一年高考,他又一次失利,势在必然之中。从此,海涛像他的那般同伙一样,被推上了社会。  临离校,我曾恳切地告诫海涛:“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事业,是自己闯出来的。前途掌握在你的手中。今后小心,不能与那帮孩子合污。否则,你会沦落到难以自拔的境地。”  “老师,我记下了。”此时的海涛仍然充满自信。  这个海涛呀,从此之后:    鸢飞九天无线牵,  跌落茫茫荒草原。  纵使胸怀凌云志,  欲待再飞展翅难。      尾声    身在染缸中,  欲想自洁难。    真的,不出我的所料,海涛踏上社会还不到两年,就出事了。他难逃那帮朋友的裹胁,成了他们为恶的替罪羊、牺牲品。海涛的吃亏,在于太天真,太幼稚,太听信人们的谎言。他枉讲义气,硬充好汉,竟轻信某些有根基人物的许诺,也是咎由自取呀。这一来,可苦了这个本质并不太坏的孩子。因一宗偷盗案,他被莫名其妙地收了监,判了刑。  经过铁窗生活的反省、磨练,海涛,成熟了,清醒了,真的聪明了。他在狱中表现很好,被提前释放。  海涛出狱时,适值我在家里忙于建房。他悄悄地来到工地上,默默地为我搬砖运瓦。夜里,我们并枕而卧,向我哭诉了这几年的遭遇。,他对我讲了一句令我深受感动的话:“老师,你是我的好老师!我,对不起你。”  “不,孩子。这错,并不全在你的身上。人生的道路,本来就是坎坷的。这没啥,自己跌倒自己爬,要坚强起来。浪子回头尚且金不换,何况你的本质并非浪子呢。”我为他抹去眼角涌出的涩泪,鼓励他说。  海涛,的确走过一段弯路。此为谁之过?海涛的不幸遭遇,令我深深地感到:    社会是个大染缸,  学校教育非万能。  世风渐衰污学子,  故令英才化狗熊。    作者:瘦叟刘沂生    附:评论一则    父母误子警世人  ——读草堂瘦叟刘沂生老先生的《姐妹争汉不知羞》心得  逸如枫    山东有一出根据蒲松龄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吕剧,叫《姊妹易嫁》,深得老百姓的喜爱。这个故事发生在我们家乡莱州。张有旺长女素花自幼与毛纪订婚,后嫌毛家贫穷,执意悔婚。其妹素梅游说无效,又深感毛纪真诚,敬重其人品,也为给父分忧解窘,愿代姐出嫁。完婚时得知毛纪中了状元,素花悔愧不已。这个故事一时传为佳话。  刘老的《姐妹争汉不知羞》,讲的却是姐妹争汉的故事。冯老大因嫌妻貌丑,暗中与小姨子勾搭成奸,造成其子受到伤害。本来一个很有前途的孩子,因为家庭原因,受坏人引诱,破罐子破摔,终走上犯罪的道路。故事令人沉思,发人深醒。   共 71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教你如何调理早泄
昆明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看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