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以神为饵 第162章 妇孺皆知

发布时间:2020-01-18 17:25:18 编辑:笔名

以神为饵 第162章 妇孺皆知

一道金光照耀。

入眼。

吴尘下意识抬起一只手去遮挡,抬头间,忽然看到,那是什么?那是云吗?是雾吗?看到了云和雾……我终于到达顶端了?

方才一直在绝望和希望边缘徘徊的情绪顿时警醒,双眼睁大,吴尘手中加力,撑着这股心力纵身向上一跃。

嗖——!

飞升之中,还不等停下,他已经看到一面宽阔的金色大地,那,是定海神针的顶端!

“绿眼,绿眼?”吴尘惊喜地唤着,利落地落定在这片“金色大陆”上。

“让我再睡会…”怀里响起绿眼龙珠睡意朦胧的声音。

吴尘兀自惊喜着。

当他跳起来,站定在定海神针顶端上时,这顶端上方的全貌浑然金色,抬头上有水波,水波下是云雾交织,星辰大作。

金色大陆好像没有边界,云雾之下只有金色,没有其他。大陆横空,星移云飞,无声的换位移动,仿佛说尽了千万年来的风云世事。

吴尘展开双臂,胸膛一震,俯仰随意,豪气如虹。

“呆子,这是哪里?”绿眼龙珠也感受到这金光照耀,探出头来好奇问道。

“以后不许叫我呆子。”吴尘装作训斥一声,悦然道:“我们终于到了。”

“到了?”绿眼龙珠满心惊喜。

吴尘颔首:“绿眼你看到了,只要你坚持,所有难关都会成为过去。”

“猝不及防,又一碗鸡汤!”绿眼龙珠笑笑。

抬头,去看云雾上的水波,好似与这个世界仅一线之隔,却互不侵犯。

“我带你出去。”吴尘定声说。

声音未落,吴尘嗖地提身,这周身云雾循环之快让他惊喜,他感到自己法力大有提升,如今的身法与速度皆非以往可比。

哗!

水面乍响,栈桥上水面上的惊呼声中,吴尘冲出水面,发出哗然之响,周身飞溅的水珠受阳光照耀,仿佛光环一般围绕,令人心神激荡。

“吴尘!”

“吴长老!”

“他还活着?”

“怎么回事?”

人们爆发出惊异之声,然而吴尘听的最清晰的确实耳边一声连绵不断的尖叫。

“哇……哇……”

“你哇什么!”吴尘于心中对绿眼龙珠说。

“好多……人啊,眼花缭乱啊……好激动啊……”绿眼龙珠在吴尘怀中转圈圈:“我们出来了,你答应带我看帅哥的。”

“人这么多,你尽情看。”吴尘笑着,在心中说。

“都不怎么样嘛,还有很多老头儿。”绿眼龙珠不满意。

“咦?那个人看你的眼神里有杀气。”绿眼龙珠突然收敛玩闹情绪,镇定道。

应它心灵感应,吴尘向一个方向看去,双脚落定在栈桥上,眼看向已经离开栈桥前端,回到栈桥初始处的车匀。

“那家伙是不是打伤你的人?”绿眼龙珠又问。

吴尘不等回答,它已从吴尘心中得到了答案。

“唰!”绿眼龙珠豁然蹿出吴尘衣襟,凌厉地仿佛再非多嘴多舌的龙珠,而是一名英勇无畏的战士。

唰唰唰,绿眼龙珠周身连续爆出脆响。

它正如魅湖这水源一般,它一飞高发出声音,魅湖之水便似溯到了源头,纷纷向绿眼龙珠汇聚。

龙珠周身尽为水流,水流托举着它,碧珠翠水,好个美轮美奂。

而这美中又透着犀利的攻击和杀气,绿眼龙珠在人们的注意下疯狂旋转着,向那车匀攻击去,发出滋滋之声。

别人听不到,吴尘却能听见绿眼龙珠心里的话,杀!杀!杀!

它在心中一味狂喊。

吴尘一个愣怔,没想到绿眼龙珠能如此通得他的心意,居然能一眼找出将他打落水底之人。

轰!

绿眼龙珠攻向车匀,千万簇水流冲向车匀方向,车匀仓皇抵挡,却难料绿眼龙珠的速度之疾,力量之重。

站在车匀身前的康如海也看到攻势,飞速出掌,为其缓解龙珠水流攻势,却仍听“哗”一声痛响。

车匀再次跌落栈桥。

绿眼龙珠雀跃一跳,周身凝聚的水流应其心意哗然收敛,复落水中。湖水哗然大面积失去平衡,一波大浪瞬即袭来。

刚刚在水中寻得平衡的车匀,忽而被这浪涛冲击,再次湿了一脸,前额湿发乱糟糟铺在脸上,令他羞愧至极。

然而却无人关注他的羞愧和狼狈。

韩青直冲过来,一路打量过吴尘周身,震惊中发问:“你没事?!”

这语气……

吴尘心中暗想。

巴不得我有事似的。

应天府弟子已经齐齐聚在吴尘身周,吴尘环顾魅湖之上,栈桥边人群哗然,湖上有多打捞艘船只,水里也有不少精通水性之人,见吴尘跳出水面,更爆出灵意法器,众人手中动作僵持,却都痴愣愣盯着吴尘。

“我没事。”吴尘对应天府中人说:“你们一直在找我?很久了吧?”

众人摇头,其中一个弟子回答吴尘的话:“才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

“魅湖弟子刚入水找你不久。”另一弟子也说。

怎么可能……吴尘恍然。

“小子!你耍阴的!”这时,湖里的车匀愤愤出声,打断了众人思绪。

方才所有人都忘记这整件事中还有个他。

但吴尘记得。

吴尘站定栈桥头,俯视水中车匀,定声发问:“告诉我,你手腕的印记,因何而来?”

扑腾在水中的车匀,拨了拨脸上乱发,听闻吴尘此问突然冷笑一声。也不知他是笑自己此时狼狈,还是笑吴尘无知。

“你玩阴的,我为何告诉你?”

“你本落水在先,却恼羞成怒重伤于我,究竟是谁玩阴的?”吴尘定声反击,“愿赌服输,车匀长老不会这道理都不懂吧?”

车匀顿了顿,飞身上了栈桥不带情绪地说:“这是梅圣人在我幼年之时,途径市集,见我是修行极佳之体,便为我刺下此印,我也因此年幼便顺利拜入无涯府。很好奇吗?”

听着他的话,吴尘陷入思索。

车匀又说了句:“各大门派中皆有梅圣人推荐的资质上佳之人,冰梅印记老幼妇孺皆知,难道…吴尘长老不知?”

惊措。

转而,他向栈桥边围观众人投去眼光,众人眼中的反馈说明,车匀并没说谎。

成都大学附属铁二院分院
榆林市第三医院
治白癜风湖南哪家医院好
九江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湖北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