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魔君逃妻很嚣张

发布时间:2019-06-26 02:30:09 编辑:笔名

经过这次的对比,墨毓终于知道这里与之前有什么不同了。现在的这座楼阁明显充满了奢靡气息,处处充斥着充沛的灵气,甚至连这屋子窗台之上栽种的盆栽也充满了灵动。显然,墨毓已经明白了过来。她来到的这个地方,正是魔神还未陨落之时的密室。而眼前的这个芳华绝代的女子,正是魔神本尊!没想到,魔神本尊竟然是一个女子,只是此时魔神,俨然受到了重挫。墨毓不由得有些疑惑,魔神一直在她心里是的存在,此时却是见她受到了如此重伤,丹田内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而且,在她看来,为何眼前的这个芳华绝代的女子的长相,和自己竟是有七八分的相似……不过但从眼前的这般境况,墨毓已经猜测到了一些端倪。魔神的陨落,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墨毓却实在是想不出来,还能有谁比魔神本尊的法力更加高强呢?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墨毓微微蹲下身子,伸手探上女子的灵台,却是在触碰到其灵台之际,手指竟是直直的穿透了过去。墨毓来回虚晃了几下手,发现自己的手触碰到的女子就像空气一般虚空。墨毓见此,顿时明白了,原来自己看到的不过是这里残留下的记忆罢了,而眼前的幽兰与魔神,也不过是记忆形成的虚影罢了。怪不得墨毓方才看到魔神的身体之时,还隐隐的觉得魔神的身体是半透明的呢!原来如此!墨毓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幽兰急切的扶住魔神的身子,急切的呼喊着:“主人,你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伤成这样!?”只见魔神微微摇了摇头,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幽兰,你要好好守着这件密室……”“主人!幽兰都听你的!幽兰只要你能好起来!”幽兰的眼泪在听到魔神的声音之后顿时夺眶而出,颤声低喃着,眼神中满是慌乱。墨毓盯着魔神那张脸,一种亲切之感油然而生,看着她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色以及微弱的气息,墨毓的心中莫名就划过一抹惊慌之感。这种感觉她再熟悉不过,这是濒临死亡的气息。墨毓看着幽兰惊慌失措,痛心疾首的模样,心中不约而同的泛起共鸣之情来。当时父尊与娘亲临死之前带给自己的那种宛如剜心的疼痛至今她都历历在目,心中的伤痛隐隐作痛。墨毓突然就泛起了强烈的仇恨,胸腔之中的热血登时如同沸水一般沸腾起来。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子,墨毓心中一瞬间划过一丝想法。“她,会不会才是自己真正的血脉至亲?”不过这种想法刚冒出来,就被她强行塞回了心底,虽然眼前的魔神的容貌的确与自己有着七分相似,但是毕竟魔神存在的年代已经久远。而自己的年纪也不过是二千多岁,论起来,距离魔神年代要久远的很,若是眼前的女子当真是自己的血脉至亲,也只可能是自己的某个祖宗吧?墨毓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虽然她知晓自己的父尊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尊,但是对于他的感情,她深知一丝一毫都没有减少。她并不执念于寻找真正的父尊,一直都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她的心底,总是相信自己的娘亲只有父尊一个男人的。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强行撇弃,墨毓耐心的观看起眼前的记忆来。毕竟魔神与幽兰的对话算是魔神的话语,其中包含的信息量一定很有用,兴许对自己尽快得到魔神之力,登上黑暗魔神宝座的道路有所帮助。当下神色肃正,认真的倾听起来。“本座命不久矣……你要好好守着这里……日后本座选得黑暗魔神候选人会来到这里,切记,除了黑暗魔神候选人,绝不可以让其他人进入这里……”魔神断断续续的交代着,声音加重的腔调着黑暗一词。墨毓注意到这段话中的端倪,不由得心想:“黑暗魔神候选人?难不成这次的阴谋与光明魔神有关系?”还未等她理清思绪,便又听魔神咬牙切齿的恨恨道:“光芒魔神那老混蛋竟然背叛了魔神信仰,与神界那个老东西勾结到了一齐,意图一统六界,当真是混账至极!”“什么!?光芒魔神大人背叛了魔神信仰?怎么会这样!”幽兰圆睁杏目,不可置信的惊呼道。“那个老混账自以为阴谋不被我知晓,却在关键时刻被我阴了一招,哼!估计也活不过今晚,倒是便宜了神界那老王八蛋了!”魔神极为不甘心的冷哼一声,眼中满是怒火。“主人……您与光芒魔神鹬蚌相争,这不是便宜了那神界之人了吗?您这是何苦啊?”幽兰抽泣着,轻柔的扶着魔神的身子,眼中的害怕之色越来越浓。“那神界的老王八蛋法力太弱,成不了什么气候,没有光芒帮他,他根本不可能将六界统一了,能够把他神界的地位保住就不错了!”魔神敛目思索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继续说道。“幽兰,我已经将光芒体内的魔神之力封印在魔界之中,而我体内的魔神之力,我则封印在了霸君塔之中,你且好好守着密室,魔神传承被我用神思封印在了这密室之中,我死之后,肉身便会化作八颗魔神之石。”“待那黑暗魔神候选人到来之际,你便指引她找寻八颗魔神之石,开启魔神大阵,取得魔神传承……”说到这里,魔神的体力似乎已经有些不支,喘息了好一会儿,这才疲惫的掀起眼皮子柔和的看着幽兰继续道。“魔神传承是我为我的继承人留下的底牌,那光芒虽然死了,但他的继承人的心性我却是不知,万一那光芒候选人与光芒那老混蛋一般,你便一定要拼尽全力助我的继承人杀死光芒继承人,夺取光芒魔神之力!”魔神狠狠的咬了咬牙齿,一丝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滑落下来,强忍着要喷口而出的鲜血,魔神轻轻的抬起手,朝着幽兰的灵台用力的打了一掌。紧接着,魔神便意识有些涣散的渐渐瘫软了下去,没过多时,便化作八道力量分散飞射向四方……“幽兰,我讲我脑中的残余讯息都传输进你的脑中了……你一定要保重,完成本座交代给你的重任……切记!一定要小心神界天帝与那光芒继承人……”声音越来越弱,直到,化作了一道飘渺的余音,消逝不见……“主人……”幽兰哽咽的叹息一声,终是化作了一道白光追随着那八道光芒而去。墨毓心情沉重的回想着刚才听到的对话,心中冷哼一声,对于神界的恨意更加加深了一分!就刚才的残留记忆来看,那芳华绝代与自己长相相似的女子便是黑暗魔神,而她嘴中的神界老王八蛋……墨毓猜想,便是前任天帝冷珂无疑了……冷珂的年纪六界的人几乎无人知晓,只知道六界初分之时,他便已经稳稳的坐在神界的把交椅上了。由此可以推断,当年与光芒魔神联合妄图一统六界的人便是冷珂无疑了。现在想来,果然冷情的心机与野心是继承了他老爹的衣钵,甚至更胜于他老爹!恐怕冷情的心思早就打在了一统六界之上,只是碍于实力不足,迟迟没有动手。初出茅庐,墨毓便栽在了他的手上,这让墨毓一度当成耻辱!眼下自己成为了黑暗魔神候选人,而光芒魔神候选人,墨毓已经猜到了十之八九。而冷情既然身为神界的天帝,断然会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已备墨毓对他进行反击。只是令墨毓疑惑的是,自己这一路行来,竟是再没有发现过神界的暗桩与眼线,更是没有碰上一个神界之人。这一点,墨毓始终抱着怀疑的心态,她隐隐觉得,一定有什么人在暗处帮助着自己。想到这个可能,墨毓个便想到了那个披散着蓝色头发的刚毅男子。她清晰的记得他说过:“也罢,我总是会护你周全的。”护她周全,他总是做的那么好,令她能无忧无虑的行走在这片宽广的土地上,肆无忌惮的广泛结交盟友。她深知,能做到这一点,定要付出巨大的艰辛,但是他总是那么默默的站在她的后背,甚至都不让她知晓这一切。但是纵使墨毓再傻,自然也该猜出个所以然来了。“看来自己还需要更努力一些啊!”墨毓低头沉吟着,嘴角不知不觉的挂上一抹温柔的笑意。“原来魔神之力在霸君塔之中,莫不是那浓郁的邪恶之力便是魔神之力?”墨毓摸摸下巴,思索着前前后后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身周的景象渐渐的发生了变化。此时的黑雾等人焦急的等待在外围,眼前的祭祀台已经失去了光泽,变成了原本的黯淡色彩。幽兰死死的守着项链,观察着项链之上血滴的动向,见血液始终保持在原地不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血液保持不动,那可是意味着……

滁州的白癜风医院
西藏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武威好的治白癜风医院

上一篇:猎清全文阅读

下一篇:我和你的不完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