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前妻离婚无效 第221章 真相曝光

发布时间:2020-01-18 12:26:32 编辑:笔名

前妻离婚无效 第221章 真相曝光

几个人进了病房了,医生后面跟着护士,从护士手里拿过了病历,对两位道,"现在我还要恭喜两位,今早林太太的验血报告……显示了,林太太……似乎怀孕了.燔"

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一惊.

连徐自知,都是猛然一震.

她説,"不可能."

周廷怡也当即就站了起来,先是猛然一下欣喜,听见自己的儿子又有了后人的感觉,随即就是铺天盖地的烦乱,而其余的,了,琳达和尹言君,便全是惊喜了.

只有林絮,还坐在那里,傻愣着一般窠.

医生説,"我们之前也并不知道,但是今早的血液检查,hcg值超标,显示你确实是怀孕了,只是,怀孕期限还比较短,从血液检查来看,受孕时间不过十五天."

"……"

听到受孕两个子,虽然应该是医学术语,但是还是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听到有些不同.

倒是林絮,此时才猛然惊醒过来.

徐自知怀孕了?

他当爸爸了?

哦,不对,他早就当爸爸了,他又有一个孩子了,葡萄有弟弟了?

他当即拉过了徐自知,直直的看着她,眼中尽是闪光.

"自知……自知……"他一把拥住了徐自知.

徐自知靠在了他的怀里,才也猛然感到了惊喜,这也太意外了……

半晌,她才想起什么,猛然推开了林絮,"但是怎么可能,我明明有吃避孕药!"

林絮听了,脸上微微一暗.

徐自知正对着林絮,自然马上看到了他的变化.

"好啊,林絮,你知道的对不对!"

林絮説,"怎么了,吃药对身体多不好,我早给你换成了维生素片!"

"……"

"林絮,你凭什么乱换我的药!"

徐自知直接站起来,指着林絮大叫.

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个人的身上,连医生都无语了.

林絮这样敏感的人,自然马上就感到了这些注视,这个该死的徐自知,怀了他的孩子就那么不甘心吗,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数落他,真是……真是……

他捏着徐自知,当即想要起来骂她,但是,立即想到了,她现在怀孕呢.

好,他忍.

脸上表情变化了几样,他才道,"算了……我今天不跟你计较,看在我儿子的面上!"

倒是这个时候,琳达还在理智中,转头道,"医生,那这次自知受伤,没事吧?"

医生道,"也亏得怀孕时间还短,从血液检查来看,应该是没什么事,之后还是注意一下,建议你们做一个全身检查."

"哦,检查,检查."林絮起来道.

一起来,才想起来,脚受伤着呢,哎呦了一声,坐下了.

周廷怡赶紧道,"哎呀,你注意着diǎn."她忙着过来拉林絮,却是又瞪了徐自知一眼.

怀孕就怀孕,激动个什么劲儿,谁知道这次肚子是不是争气,能生个儿子出来.

再生个女儿,哼,这个家门,照样还是进不来.

林絮皱眉説,"我没什么事,先给自知检查好了."

医生説,"而且,我还是要给你们提前説一下,因为,之前并不知道患者怀孕,所以……给患者用过一些药品,这些药品,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会对胎儿造成什么影响,但是,毕竟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如果你们有顾虑."

"……"

徐自知心里一紧,忽然看向了林絮.

而林絮,也正神情凝重的看着徐自知.

医生的意思,是説,可能会对胎儿有影响吗?

徐自知抬起头道,"这个,并不是绝对的吧?"

琳达在一边道,"没事的,自知,你先别担心,有的人还觉得怀孕期间吃了感冒药,会害怕孩

子有影响,就不想要孩子了,但是你忘了吗,我当初并不知道我怀孕,由此以为感冒了,吃了不少感冒药,但是,现在湉湉也还是好好的,对不对?"

徐自知看着琳达,diǎn头,对啊,琳达当时只以为自己身体不舒服是感冒了,还吃了感冒药继续上庭,后来知道了,也是吓了一跳.

但是她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吗.

徐自知diǎn了diǎn头,看着医生,"是这个意思吗?"

医生説,"是的,就是这个意思,一会儿检查的时候,我们还会再着重的看一看."

周廷怡却在一边道,"哎呦,这是什么意思,孩子有可能会畸形?阿絮,你们这个可是要好好的看看考虑一下."

林絮当即看向了周廷怡,目露寒光,厌烦的道,"妈,你如果没事回家去好吗?"

"干什么,阿絮,难道我説的不是正事吗?"周廷怡不满的道.

"妈,别逼着是发火好吗?"林絮淡漠的道,似乎看着陌生人一样的眼神,看的周廷怡有些害怕.

.[,!]"好好,我走,你看我不惯,我就走,真是."説着,周廷怡絮絮叨叨的走了.

林絮静静的拉起了徐自知的手,"我相信老天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在你的身上的,自知,我们的孩子,会很健康,跟葡萄一样活泼可爱!"

徐自知看着林絮那坚定的目光,重重的diǎn头,"我也相信."

医生説,"其实这种事是有几率,但是也神比较少,我只是提前説一下,免得,你们知道,这也是个过程,好了,那,现在给患者去检查下身体怎么样?"

林絮diǎn着头,要起来,却又被尹言君按了下来,"好了吧,阿絮,你让医生去,你跟着干嘛,有琳达在呢,你这刚手术过,腿不想要了啊."

林絮説,"我没事!"现在他只想看着徐自知,一直看着她……

徐自知回头,説,"你就听言君的吧,我跟琳达一起去,你走路这么慢,还会拖累我们."

"……"

林絮拉着她,还想説什么,却见外面,阿乾站在那里,似乎有话要説,默默看着里面,不动.

他的人,跟了他多年,是有默契的.

他默默diǎn了diǎn头,最后握了握徐自知的手,"去吧.一会儿我去找你."

徐自知走后,阿乾走过来,道,"林总……陈福祥被送到这间医院来做检查了."

林絮皱眉,"送这里来?"

阿乾説,"送看守所前,警方会给嫌疑人做身体检查,检查中发现……陈福祥身患艾滋病,现在,他被送到这间医院做彻底检查,确诊后再送回去."

林絮一愣,艾滋病?

也是报应啊,他这辈子玩弄过多少个女人,脏乱,有多少的不堪,这些,都是他自找的.

林絮起来,阿乾赶紧来扶他,林絮説,"他在哪里?带我去,见见他."

"这……真的好吗?"

"走吧."林絮説,"这次,他们总不能让他再跑掉了."

推开病房的门,陈福祥身上还有昨天的伤痕,穿了一身白色条纹的病号服,脸色苍白的靠在病床上.

听见门的响声,他方抬起了头来.

看到林絮的时候,有一丝的疑惑,随即,却是满脸的释然.

他笑了起来,"怎么,你都知道了?"

林絮看着陈福祥,"是不是现在才知道,老天还是开眼的?"

陈福祥哈哈的笑,"我也享受了这么多年,值得了."

林絮也淡笑,"是值得了,还是不值得,只有你自己知道,我理解你在我面前这样装腔作势,毕竟你也不想在我面前看笑话,我只想説,当年,你绑架了我,是你的失算,陈福祥,当年我在你身上受到的屈辱,现在的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应!"

陈福祥咬着牙,瞪着林絮.

当年,抓了林絮后,成功是要到了三亿的赎金.

之后,本来是准备撕票的,却让他跑了,第一次跑,他将人抓

了回来,因为浪费了一天的时间,将愤怒都发在了他的身上,对他打骂,甚至将尿浇在林絮的身上.‘

当年才十五六的孩子,从蜜糖里出生,大概,还从没受到过那样的折磨吧?

陈福祥想着,想着,记起了那时,林絮倒在地上,盯着他的模样.

那一双稚嫩的双眼里的仇恨,好似是一柄尖刀,插在那里,打的越是狠,他的忍耐越是强烈.

之后,他第二次逃跑,这次,却没有再找到他.

那时,是不是就注定了这一天?

陈福祥看着他,"呸,林絮,你算是什么东西,不就是出生的好diǎn,老子一辈子的传奇,白手起家,一切都是我自己赚来的,是你这等黄毛xiǎo子能比得了的?就是昨天,我还让你丢了半条腿,你的腿怎么样了?疼吗?疼吗?"

林絮説,"这条腿,是我欠了自知的,跟你没关系!"

陈福祥哈哈的笑,"欠了徐自知的?也对,説起她来,要不是我,你们能认识?不感谢我,你今天还来报复我,当年她美人救英雄,把你半死不活的拖走了,你这是用一条腿都还给她了?"

林絮英眉一粥,凌厉的目光里,闪过一丝的骇然.

猛然向前,他一把拉住了陈福祥的衣领,"陈福祥,你説什么?你再説一遍!"

陈福祥看着林絮的模样,忽然灵光一闪,哈哈笑着説,"怎么,难道你还不知道?那可真是……真是……"

他看着林絮,"我以为你知道,那这么看来,那你跟这个女人,你对她,还真是爱啊,我以为你是为了报恩,干脆就娶了她了.难道你不知道,当初,是她从山上将你拖下去的?"

"……"

林絮手指忽然僵硬,随即,感觉整个身体,都跟着,好像是被冰冻了一样,慢慢的,僵了.

徐自知?是徐自知?

脑海中泛起了那么多年的往事,他跟徐自知的,跟阮素晴的.

他以为是阮.[,!]素晴,因为,丢下的那个胸牌上,写着阮素晴的名字,而他发现,那天,一个学校在山里春游.

他去找阮素晴,为了这份恩情,他留在了国内,在那个学校开始了新的生命.

在那时起,阮素晴成了他生命里特殊的那一个人,所以,对她另眼相看,在得知她送信给她,一百多封信,让他认为,这就是命中注定.

然后,他们在一起了.

但是现在想想,是啊,既然徐自知,跟阮素晴当时是闺蜜好友,那么,一切就都有可能了.

是阮素晴欺骗了他,因为她什么都知道,在中间周.旋着,让他一直以为,那个人就是她.

但是,陈福祥説的没错,最终,他跟徐自知在一起了,因为,人毕竟是骗不了自己的,再怎样的躲避,那个人,还是进到了他的心里,不是因为任何人,任何事,只是因为,她是徐自知,她注定是那个闪亮的光芒,无法阻挡的,照耀进了他原本冰冷的心房.

林絮一把放开了陈福祥,盯着他的眼睛,最后看了一遍.

"够了,陈福祥,你可以安心的去你的地狱了."

説完,他向后走去,似乎都忘了疼痛一般.

徐自知……她是不知道吗?她为什么从来不曾提起过.

林絮想起了那么多的过往.

相识,相知.

相许.

她从来都是冷淡的看着他,承受着,却不主动,唯一一次主动,还是在她怀孕后,她説,因为我爱你……

其实,他一直知道,她就是那样一个敏感的女人,有着一颗害怕受到伤害的脆弱的心,所以,她才不愿意主动靠近,以免,最后自己自作多情了,反而伤心.

感到别的人对她冷漠了一diǎn,厌烦了一diǎn,就马上不再主动去相识,因为害怕.

所以,她就算是知道,但是觉得他对她没有感觉,她也绝对不会主动説什么,只想被动的去承受.

林絮扶着一边的墙壁,就在昨天,他真的以为,她要离开这里,离开他的时候,才真的感到害怕.

忽然的想起了,高中

的时候,她曾经站在舞台剧的台下,看着他説着罗密欧最甜蜜的爱的誓言,她的眼睛盯着他,好似是璀璨的宝石一样,她的眼底,都是光亮.

大学的时候,他带着阮素晴一起回来,她看着他,牵强的笑容,带着酸楚.

大学舞会上,他牵着她的手,对她説,既然没人要你,我来当你的舞伴吧,她握着他的手,一抹的娇羞.

大学毕业旅行的时候,他亲吻她,她眼里,染着风霜,叫他阿絮.

他得知她怀孕的时候,掐着她的脖子,问她是不是要留下孩子,她含着泪水,对他説,我爱你.

婚礼后的那晚,她坐在婚床上,一片喜庆中,她是一抹娇艳的莲花,沾着露珠般的娇嫩,高洁而美丽,骄傲而不染尘埃.

而在之后的日子里,她每一次的出现,静悄悄,却恰到好处的,拨弄着他心内最柔软的那一块.

在山上的时候,她在牵着他的手,让他放手,他死死的拉着她不放,他説,要死就一起死,她的眼中,只有他一个.

在家中,他看到她弹钢琴,抱着她,占有她,她搂着他的脖子,心酸又坚定.

她对他説,答应我,我们离婚吧,她的声音,近在咫尺,远在天涯.她的心痛,深深的传染给了他……

他想,她如果就这样离开了他……

那感觉让他丧失了理智,所以几乎听不见他们的话,他只想看到她.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让他想到了同生共死……

他真的在心里想到了,让她一个人死,他不敢独活,而让她一个人留在世上,又不舍得.

徐自知检查好了身体,看着一边的琳达.

心里还是有隐隐的担心的,低头,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肚子,里面不知不觉的,又有了一个xiǎo生命了.

计算下时间,距离上次来例假,到今天,这个孩子,应该刚刚满一个月了,还那么的渺xiǎo,那么需要呵护和照顾,庆幸这一次,没出什么事,也庆幸,这xiǎo生命,还只是个胚芽,所以才能保全.

徐自知道,"应该不会有事的,嗯."

琳达握着她的手,説,"当然了,不要那么担心,那种事只是xiǎo几率的,我上次怀了湉湉之前,还有喝酒,抽烟,后来不也没事?那些育儿宝典之类的,只是説的是最完美的状况,不是真的一定要达到的."

徐自知diǎndiǎn头,虽然这个xiǎo生命,并不是她刻意的留下的,不是计划中的,但是,既然已经存在了,便不舍得.

有了孩子之前,或许这种感觉还没那么明显,但是,真的有过一个孩子之后,想到现在不过是个胚芽的xiǎo生命,以后就是跟葡萄一样,是个活泼可爱,会笑会闹的孩子,便更不舍得了.

所以,第一次有了葡萄的时候,还有过想打掉孩子的想法,最后不舍得,是因为那孩.[,!]子是林絮,是林絮留给她的一diǎn纪念,那么这一次,知道有了孩子后,就一丝想要打掉的念头都没有了,这大概就是,养育过孩子的女人,跟没养育过孩子的女人的差别吧.

心思因为那个孩子,更加的柔软和敏感了.

琳达説,"这次也要恭喜你了,虽然刚经历过一桩祸事,但是,现在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

徐自知道,"只是可恶,那个林絮……"

不经过她的同意,竟然调换了她的药,忽然想到,刚开始,他还戴了套套,让她觉得惊奇,后来这几次,真的就什么措施也没放.

仔细想来,或许,那个时候,他已经换了她的药了,或许还特意询问过,吃过避孕药后,半年之后再可以要孩子.所以那阵子一直用避.孕套,免得不xiǎo心有了孩子.

该死的男人,瞒了她这么久.

医生説,"林太太,已经做好了所有检查,这个,是二胎了吧,有些注意事项,还要我跟您説一遍吗?"

徐自知摇头,説,"谢谢了,我已经知道了,不用了."

琳达説,"这次希望林家对你的态度能好diǎn了,但是,刚刚你那个婆婆啊……"

徐自知无奈到底耸耸肩.

刚开始或许还有讨好她,好让自己能过的

好一diǎn的想法,后来,慢慢的就放弃了,那句话説的真没错,喜欢你的人,你怎样她都喜欢,不喜欢你的人,你不改变,她改变她,她不喜欢,你改变自己,她也不喜欢你的改变.

"婚姻不就是这样,你到一个家庭里,就要先抱着,不是每一个家人,都会愿意接纳你的想法."

"或许吧,我毕竟没有结婚过."琳达笑道,"这也是我不想结婚的原因,一个人孤军奋战,进入到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家庭里去,哎,想想就觉得很累.

正説着,两个人拐了个弯,似乎是有着一种预感一把,她猛然抬起头来,就看到,那边,林絮正站在那里,扶着白色的墙,看着这边.

额头上有些许的汗水,一只脚还惦着,似乎并不舒服,但是,灼热的目光,燃烧着她,让她一瞬间,觉得好像也被感染了一般.

"林絮……"她叫了了声,向他走去.

便看到,林絮缓缓的走过来,一瘸一拐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那张帅气非凡的脸上,凝着的性感.

最近几天大概是太忙了,他瘦了一些,棱角分明的脸上,眼窝都跟着陷了下去,却更显得分明和深刻,眼中好似深海宁静的夜晚,骤然亮起的一盏明灯一般,带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他走过来.

一把抱住了徐自知,他一diǎn青色的胡茬,磨蹭着她的脸颊,静静的,深深还带着药水的味道,却在此时,更让人觉得宁静,一怀的温暖,渡在她的身上,让她的心,分外的宁静,好似忽然靠岸的xiǎo船,在风暴过后的释然和安逸,再多的痛苦,都成了一夜的梦话,她现在,安全的在港湾里,享受着风暴后的安静和温暖.

他身上的肌肉透过薄薄的条纹病号服,贴在她的身上,她静静的嗅了一下他的气息.

他缓缓放开了她,低头,看着她.

眸光里分明的写着些许的复杂情绪,灼的人不敢直视他,只是深深的凝着她,好似第一次看到她一样,目光不断的扫过她身上的每一寸,每一寸,又有新的惊喜,明亮的眼瞳里,便绽放出了烟花.

徐自知説,"好了吧,林絮,你怎么了,看的我好害怕."

林絮深吸了口气,复又抱住了她来,放在自己的怀抱里,那温暖的触觉,是那么的真实.

"自知……我只是觉得很难得."

——萌妃分割线——

马上要月末了,月票刷刷的来吧!!!

长安医院怎么样
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怎么样
江西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莱芜治牛皮癣费用
徐州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