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全知武神 第九百三十八章 暗算

发布时间:2020-02-15 21:25:57 编辑:笔名

全知武神 第九百三十八章 暗算

简守知道不能在拖下去,正想一鼓作气打开盒子时,忽然听到石室外面有人大喊道:“老爷!粮仓着火了!”

简守吃了一惊,手一抖,天机盒“啪”的一声又自动的盖上

简守略微犹豫了一下,迅速地把头盔取下,放在石桌上,边跑边道:“你们暂且留下,我和简信去去就来!”说完首先冲出了石室。

简信也立即紧跟着简守跑出了石室。

方平看到情况紧急,向时莫道:“时叔,你留下看守天机盒!其他人跟我去救火!”

经过众人的一番努力,粮仓的火被扑灭了。简守虚惊一场,吐了口气道:“还好及时扑灭了,不然下半年我堂堂简家堡也得要饭了!哈哈……”

众人又重新回到了石室中。简守拿起金丝头盔说道:“这东西好倒是好,就是戴着太闷了!”

这话逗得小玉儿“呵呵”一笑。简守看了看小玉儿,笑着戴上了头盔道:“让大家久等了!”

这次简守不再犹豫,手指一用劲,迅速地打开了天机盒。

就在天机盒被打开那一瞬间,石室极度的死寂,众人紧张极了,连脸上的冷汗都不敢滚落,一齐静候着简守说话。

但简守却似一根木头一样立着,半天没动作。隔着厚厚的金罡盔,众人看不到简守脸上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实在忍不住,七嘴八舌地问道:“天机盒里是……是什么东西啊?”

简守仿佛没听见众人的话,满脸疑惑地自言自语道:“奇怪……”

邹兑正想说话,忽然发现简守似乎在微微发抖,心中感到不太对劲,连忙问道:“简大哥!你怎么了?”他说着,上前几步,伸手去拍简守的肩头。

邹兑的手刚碰到简守的肩头,简守的身子忽然顺势就倒。

啪!

一声脆响,天机盒子自动地合上。紧接着,简守的身躯也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众人始料不及,脸上瞬间变了颜色,连惊呼都忘了!

邹兑相对镇静,只呆了一呆,马上俯身脱下了简守的头盔。

头盔一脱,众人更是吃惊,只见简守面色乌青,口和眼张得老大,七窍流出了黑血,显然已中剧毒身亡!

众人正惊呆时,方平忽然看到简守脖子上有一只拇指大小的昆虫在挣扎,不由惊道:“食人蜂!”

“啊!”

众人闻言,齐齐惊呼出声,急速地退后了几步,声音明显地透出难抑的恐惧。

原来这吃人蜂乃是绝壁沙漠中的一处胡杨林中所产,本身剧毒无比。后来,有“毒王”之称的邪恶人物百毒老祖把食人蜂用人的血肉饲养、驯化,更使得它疯狂而凶悍,人畜只要一被叮咬立即丧命,毫无解救的办法。

江湖人士提到此物时无不为之变色,好在百毒老祖死后,这些毒物就在江湖上消失了。此时谁又能想到这邪恶之物竟然出现在这隐蔽的石室中呢?也正因为如此,众人看到了食人蜂后的巨大恐惧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在这紧急关头,邹兑并不慌乱,看到食人蜂飞了起来,右手立即一晃弹出一股劲气,把那只食人蜂轰得粉碎。

邹兑刚想喘口气,却看到简信忽然拔出了长剑,眼中仇恨的光直直地射向时莫。方平大惊之下忙道:“简二哥……”

“时莫狗贼!拿命来!”

简信红着双眼,一剑劈向了时莫。

时莫吃了一惊,闪开简信的一剑,喊道:“不是我干的!”

简信怒道:“我们亲口听到方姑娘让你守在这里,食人蜂难道还能是别人放进去的不成!”他口中说着话,手下不停,连续向时莫劈了三四剑。

时莫是百口莫辩,狼狈地躲闪着简信的剑。

邹兑,略一沉思,看准了简信的剑,伸出中食二指准确地捏住了剑身。

简信铁青着脸看了邹兑一眼,想抽出长剑,那长剑却纹丝不动,他大怒,咬牙吼道:“邹兑,莫非你早已和他勾结,商量好害我哥哥的性命?枉我兄弟还把你当成好人,没想到你竟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简信兄弟,你先冷静下来,事情没有弄清楚前是不能乱下结论!”

邹兑面色凝重地说道,“若食人蜂是时老前辈放进金罡盔的,他且不是掩耳盗铃?正因为时老前辈当时独自在石室里面,反而更能说明他的清白!”

简信啐了一口,长剑往邹兑一指,厉声喝道:“少来这一套!”

方平也站了出来,维护邹兑道:“简二哥,你冷静下来,我觉得邹大哥说的有道理,相信时叔不是凶手!”

简信握剑的手紧得几欲滴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凝视了方平半天,终于咬牙切齿地道:“方平,没想不到多年不见,你已经变得如此卑鄙无耻,忘恩负义!从现在起,你与我简家堡的一切恩义已经断绝!”

沉重的喘着气,简信一收长剑:“我知道我现在的武功不是你们的对手,暂时不能为兄长报仇!但你们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们,亲手将你们碎尸万段,为大哥报仇!现在快滚!滚出简家堡!”

简家堡不能久留了,众人无奈地出了简家堡,都不禁摇头叹息。

方平脸色沉重,独自走在前面,邹兑等看到她心情不好,暂时不像上去打扰她。

时莫低头走了一会,忍不住快速赶上方平,小声说道:“方姑娘,我……”

方平苦涩一笑:“时叔,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清白的……”

时莫脸色变幻了几下,低头长长叹息一声,气愤难平地道:“唉……是我该死。辜负了大家!我白长了这么一双招子,竟然没发现有人在金罡盔里动手脚!”

邹兑上前安慰道:“时老前辈,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太过自责。”

时莫略一犹豫,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小心地低声向邹兑和方平道:“你们看……这是我刚才在金罡盔里取下的少许蜂蜜。有人故意在金罡盔里放了蜂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