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洪荒之门第二十九章寂寥黑夜

发布时间:2020-01-20 01:50:34 编辑:笔名

洪荒之门 第二十九章:寂寥黑夜

“对于你来説,唯一的好处便是我不杀你和你姐姐。”

商崴话语一出,顿时整个餐桌安静了下来,气氛也变得紧张。叶天冷冷看向商崴,眼神之中折射出一层寒气逼人的目光。

叶天深知,这本来就是一场鸿门宴。商崴邀请自己,不能仅仅为了结交我这样的人,从白天白xiǎo狸对商崴的态度便可知,商崴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见到叶天没有理会自己,商崴倒是沉的了气,拿起桌上的折扇,轻轻拍打几下,倾斜着眼注视叶天。

“六皇子,有一句话我想告诉你,千万别拿我姐姐的命来威胁我,哪怕有一diǎn邪念都不可以。不然我不会管你是皇子,还是什么,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会斩杀你。”叶天语气僵硬,拿起桌上的铁质酒杯,手指轻轻往上一按,顿时出现一个手指大xiǎo的洞。

同样的,商崴一diǎn不示弱,而叶天也是不甘示弱。纷纷表现出一种你别得罪我的样子。

“有趣,从xiǎo到大,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和我説话的。不过我也不是被唬大的。这样吧,只要你助我进入剑宗,我也同样帮助你进入,并且日后,也有我照应。”

叶天没有思考,一下子爽快答应商崴的话。便不是代表叶天惧怕商崴,或者説叶天对商崴提出的条件感到诱惑。之所以答应他的唯一原因便是那样可以对进入剑宗有利。

“很好。看来你我二人合作,进入剑宗不成问题。来喝酒。”听到叶天答应自己的话,商崴不禁开心起来,端起身前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其余几人跟着商崴的节奏再次大喝起来。酒虽已酣,众人依然兴高采烈地喝着酒。不过相比之下,叶天变得有些不开心。对于有人威胁到自己的姐姐时,叶天都很想将之解决掉。现在要自己和他开心喝酒,是不可能的。

酒喝足了,大家也开始陆陆续续离开城主府,奔向自己的住处。

希冬搀扶着喝醉的叶天颤颤巍巍向着住宅走去。过了城主府能够观察到的范围,叶天忽然拍了一下希冬,一下子站立起来,精神抖擞。

“你是装醉的?”希冬看着精神抖擞的叶天淡然问道。

“人醉了,脑子却依然清醒着。”叶天似有无奈地説道。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説道,“希冬,你觉得商崴此人究竟怎么样?”

希冬想了想,回答道“我不是太会看人,不过我不喜欢他。尤其一个拿自己的利益去威胁别人的人,我最厌恶。”

“嗯,我明白了。我们回去吧。之后我还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帮忙做一下。具体回去再説。”

话音已毕,希冬没有继续説话,diǎn了diǎn头,默默跟在叶天身后,匆匆迈向叶天住宅。

城主府高空,月明星稀。一轮明月冉冉挂立,皎洁月光倾洒大地。已是深夜,家家户户早已掩门熄灯栖息。城中几棵郁郁葱葱的青松之上是不是传来一阵鹧鸪鸟的鸣啼声,与那家家户户时不时传来的犬吠之声交集在一起。为安静的深夜增添一丝寂寥空荡的声音。

叶天与希冬前脚刚走,后脚半空之中便出现两名女子。藏于半空的正是白xiǎo狸和凌雪然。

“xiǎo狸,这次可以安心和我回宗门了吧?”看着白xiǎo狸的视线一直未从叶天身上转移,凌雪然不禁打断道。

白xiǎo狸从沉迷之中缓过神,看了看凌雪然diǎn了diǎn头。片刻之后,再次将目光投向月光下逐渐消失的叶天的背影。

“哎”,凌雪然叹息一声,不知説什么。瞄了一下叶天,再想想白xiǎo狸心,自己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然而又却感觉不到这感觉的滋味。拉着白xiǎo狸匆匆飞离空中。

黑夜如同黑色恶魔一步一步蚕食着人的灵魂与心灵。这一个夜晚对于叶天来説是十分煎熬的。脑中的记忆如同书籍被唰唰的翻页。前世钟天的diǎndiǎn滴滴也同样在脑中徘徊。也许是这一月之内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从忍气吞声的钟天坠崖轻身,重生叶家叶天之躯;从三品吸气级突飞猛进跨入人级,斩杀五品人级叶封尘;从只有姐姐对自己好到认识很多志同道合,説的来的好朋友。。。。。。这些都在不知不觉解开叶天的心结。

或许这个世界充满不公,充满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但同样的这个世界也不像自己相信的那般不堪入目。这个世界还是有着善良,有着友谊,有着亲情的。身处这样的世界,叶天自认为没有实力去改变一些冥冥之中成为惯性的事情,但叶天能够做到的便是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xiǎo世界,在这片世界之内,同样有友谊,有仇恨,有亲情,有无情无义。

一道曙光划破漫长煎熬的黑夜,一夜未眠的叶天早已起身下床,推开大门慢悠悠走了出去。门外,希冬亦是起床,双手撑地,做着标准的俯卧撑。

见到叶天起床,希冬如同往常一般,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前来的叶天,站立一旁。“你醒来了。”

“恩,或许説一夜未睡吧。”叶天微笑着回应道。

“一夜未睡?难道你还在想昨晚的事情?”

“的确想了,不过更多的不是昨晚的事情,而是更早之前的事情,以及未来的事情。昨晚的事情倒没有什么。你每天都锻炼吗?”叶天不想再在这个话题谈下去,反问一声希冬。

“是每天。锻炼身体不是一件坏事。对了,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希冬这句话倒是让叶天兴趣大增,从认识希冬开始,希冬还未让自己办过事情,这倒是第一次。“恩,你説説看。”

“如果你想进入剑宗,可不可以把我带着。”

“想要进入剑宗可不是説我不带,你就不能去的。如果你想进入,我也想邀请你一同,路上也好有一个伴。”

希冬听到叶天的话,感谢地diǎn了diǎn头,没有説什么。这也是他个人的风格。

与希冬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叶天便匆匆离开住处,手里拿着一封信,向着叶子威的方向而去。

长春白癜风医院治病怎么样
福建省立金山医院怎么样
兰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
六盘水哪家治疗癫痫好
广东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