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傻媳妇春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49:46 编辑:笔名

傻媳妇春花走了好多年,她死于难产。  春花她虽死了,但她依然活在村民的笑料之中,她给人们带来笑料,同时也给他们带来笑后的啼哭。傻媳妇嫁过来时就傻了,不过她的傻样还真让人深思。傻媳妇未嫁之前,她就傻得让人无法用语言表达,吃不饱穿不暖,也很少与外界接触,并且她与外界也很少有机会接触,她的父母不让她去赶集,同时也很怕她去赶集,丢了父母的脸面,因为她很少与外界接触,外界的一切对她而言,一切都新鲜,一切都好玩,然而对别人的判断是无知和傻的认可。  接那个傻媳妇时,我还是一个孩子,我抬不了嫁妆家具,就去提马灯,一来是为了迎亲队的照明,二来是标明迎亲队伍是何家迎娶,因为马灯上有字,当然,我们孩子为了好玩和讨那一点喜钱。  傻媳妇上轿时,是她父母捆着上轿,因为她太傻,也不知什么是出嫁,为何要出嫁,并且她那种嚎哭声,回响在赤水河两岸。  傻媳妇的父母是聪明人,是我们认识的知名人士,做道士的那种手艺之人,并且那种手艺是德高望重之人,他们知道捆绑成不了夫妻之道理,可他们就这样做,而且必须那样做,可这样一做,就为傻媳妇埋下了悲惨一生的婚姻和一生悲惨的命运。  傻媳妇的童年,就过得很悲惨,也许因为她是难产女,就招来父母的深仇大恨,因为她是难产女,就留下智障残疾,头脑有些问题那种人,加上父母不喜欢,上学就没有了机会和希望。她看见别人能上学,而自己不了能上学痛苦而恨自己的父母,而她的父母也认为她是他们家中的包袱,并且是很重的思想包袱,父母想甩掉她。  要不是傻媳妇在家有一份土地,她早就没有了命,那一次他父母商量,把她带到家附近的悬崖上,准备推下去时,碰上了他们村的村长,村长的正直为他挽回了生命。村长说你们家再穷,她可是有一份土地,可以养活她一辈子,若你们这样杀了她,土地要收回,并且还要抵命,那时是必须枪毙的,后来那个村长,还把这件事告诉了公社书记,公社书记很生气,要用傻媳妇的父母游街示众,告诉那些人不该做不道德的事,再后来那个村长说傻媳妇的父母知道错了,因为她父母绑她放在背篼里背到悬崖时,她弟弟也一同前往,当村长撞上骂了傻媳妇父母之后,他们才求村长放过他们,把那个背篼欲扔在悬崖下,可傻媳妇的弟弟对她妈妈说:“待你们老了,我也用这个背篼背你们来这里,然后推下山崖,让你们也升天”。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并且童言无忌,村长就对傻媳妇的父母说,你们就这样言传身教教自己的孩子,你们不怕报应。  公社书记没有惩罚傻媳妇的父母,可毕竟公社书记知道了这件事,就因这件事,傻媳妇的就更没有机会上街赶集,她父母怕别人对她和她父母指指点点,或者说三道四之类不好听的话,而村长又不是傻媳妇的父母,保得了一时,也保不了一世,傻媳妇就这样活着。  傻媳妇活得差不多与世隔绝,家里的一切家务活,她一人承包了,喂猪煮饭,洗衣扫地,样样都让她累得喘不过气来,但她稍有不当,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傻媳妇活到了十七、八岁,除了智力有些问题之外,她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她也想自己长得漂亮些,可是人的漂亮是三分长相,可那需七分打扮,她没有钱也没有机会有钱,何况她也不认识钱,她就是一个不认识字的睁眼瞎,生活中可她急需认识钱和钱外的东西。  傻媳妇春花因长得几分漂亮,头脑有些傻,很多人都想占便宜,特别是那些光棍们,做梦也想娶她做新娘,但事就是那么难,都是因她父母对她的看法和做法,让她不能象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她的性格在压迫中扭曲。  当春花被割猪匠老李强奸之后,春花一切都变了,那个割猪匠有些手艺,就生活得很风流,曾让不少妇女偷过他这个野汉子,因花了他的钱,让那些戴绿帽子的男人在钱的份上没有声张,渐渐他的风流名声,比他的手艺知名度传得更远而更传奇,他每天敲着割猪匠的小锣,到处寻花问柳,一天到赤水河岸,他的割猪匠吆喝小锣声,引来了一位老太婆,那老太婆说她家里有一只猪需要阉割,但那只小猪特殊,怕他割不了。而那个老李说是他割了几十年的猪,没有割不了的,并且他吃的猪根和猪肠子(就是母猪的儿肠)少说有几百斤,就没有听说割不了的猪,除非那头猪太大,我按不住它。  小时候,我看见割猪匠老李,在我们家割猪,那头小猪被他踩在脚下,那头小猪嚎哭,怎么样挣扎都没办法,任凭割猪匠割掉公猪的男根和割掉母猪的儿肠。我爸说是给猪结扎,不让它们生猪仔,以免它们发情,为情而发狂不好喂养,我们小孩也不明白,大人还花钱请割猪匠折腾那些猪畜生。不过为了有猪肉吃,我们小孩还是不反对大人这样做,但我们觉得那样做,猪有些可怜,可我们小孩把这些想法告诉大人,大人不理我们小孩,他们还把我们这种想法告诉很多人,我那些表嫂们还与我开玩笑,要把我按在地上说割我的小鸡鸡,当那个割猪匠老李的吆喝割猪匠锣声一响,我们小孩就害怕被那些表嫂们,把我们小孩当猪割掉,因为我们怕没了那种东西,就拉成尿,还有当那些表嫂们说,没有了那东西,以后娶不成媳妇,你想一想,娶过来,不是让他们守活寡吗?大人们还说,男人没有了男根,自己家的女人就会给男人戴绿帽子,而那时我也不知道戴绿帽子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冬天的赤水河畔,有很多老人戴帽子避寒,当然,也有人戴绿帽子,我们小孩就走过去问,他们的男根从小是不是被割猪匠老李割啦,或者他们自己的女人偷了野汉子,才有他们的绿帽子戴啊。这一下子,我们小孩遭到那些老人的毒打。那些老人还把我们小孩带到学校校长那里评理,说老师没有教好。老师也要见我们学生家长,免不了一顿毒打。我们小孩犯了什么错,他们也没有告诉我们,只知道有些冤枉,其实,那是赤水河特定文化惹的祸。那是因为戴绿帽子是一件很丢男人面子的事。  因为戴绿帽子事件之后,割猪匠老李是不受我们小孩欢迎的,并且我们都躲着他走,听见他的吆喝割猪匠锣声,我们看怕他割我们小孩的小鸡鸡,而那些大人和那个割猪匠老李,专逗我们小孩,就要割我们的小鸡鸡,说割来炒着做下酒菜,让我们小孩经常害怕得大哭,我们哭了,大人高兴,就不再逗我们啦,可大人们说,小孩的鸡鸡是没有被割,可大人们的大鸡鸡在80年代被计划生育割了,他们说割鸡鸡终于被割了,并且现了,还真不该过份逗小孩,那是报应,因果报应。我们小孩听大人们这样一说,还暗地里高兴。割了你们大人的大鸡鸡,看你们如何生活。  割猪匠老李,不明白他割不了的猪,原来是那位老太太的孙女的丑事,那老太太不便于给别人说,那是孙女用黄瓜当男根,塞进她的那里面,她正在高兴时,老太太叫她吃饭,她一惊就断在里面,怎么也拿不出来,并且还很生疼,叫了几天,怎么办也找不到好的方法。那个孙女,以前用老太太摘回来的茄子,细小的茄子如男人之根,放进里面没事,并且在夜晚睡觉都没事,直至焉了放回原处,她奶奶煮来吃了也不知道,这些都是这次黄瓜事件之后,她孙女才告诉老太太的,而那老太太也告诉那个割猪匠老李,她孙女的父亲因偷盗被判了刑,而她孙女的妈妈跟别人跑了,她们只有祖孙二人。割猪匠老李不帮她,就没有人可以帮她了,并且遇上这样的事也是笑死人的事,难于启齿之事。  割猪匠老李明白那老太太让割猪,原来是要他帮助她救孙女。他说有些难,并且要那老太太在堂屋焚香案,求上天保佑,当他在房里敲一次吆喝割猪的小锣声,那老太太就要说阿弥头佛,上天保佑,而那老太太必须这样做,因为她认为没有其他办法。  割猪匠老李走进那老太太孙女的房间,孙女躺在床上,很是痛苦,看见陌生人进来,更是有难言的痛苦和莫名尴尬,割猪匠老李在她腋下划了几下,那姑娘一笑,她两腿之间下面一用力,那断掉的那截黄瓜就挤出来了,打在割猪匠老李的嘴上,他又好气又好笑,但他又不能笑出声。割猪匠老李本来就好色,遇上乡间女子思春情怀,就想做成好事,而那乡间女子,稀里糊涂就被老李做成了女人,可她奶奶还在堂屋求神拜佛,那割猪匠老李的男根,每往那女人那里一次,就用脚蹬一下拉割猪匠的锣,每响一次,她奶奶就很虔诚地呼一次上天保佑……  男人都有些劣性,当然也包括割猪匠老李,他占有了那个女子的便宜后,就差不多逢人就说他割的那头特殊的猪,以及那次艳遇,他这样天天重复说,不知道那件事的人都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知道那回事的人都想在她身上发生那种事,她奶奶已年迈体衰了,帮不上什么忙,而她牢里的父亲又是无期徒刑,那是渴望不上的事,而她的妈妈,被别人不知道拐卖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那女子忍受不了那么多人对她的性骚扰,她天天身上背一把菜刀,用来对付那些人,但她依旧没有逃过那些坏人对她的哪方面向往,因为那个割猪匠老李,口中描述那件事的黄色版块,太让那些人向往那事,后来也发生了那事,她去公社报案,没有人理他,说她风流成性,是她自找的。  那女子向公社求救后失望而归,这也许是与她父亲盗劫案入狱有关,给公社那些人判断和观念有关。因为她父亲是劳改犯,她去报自己被别人性侵犯,别人是不会相信的,别人也没有受理,而那个人还想占有她。  那女子只好求助于自己随身带的菜刀,用菜刀解决一切侵犯她的人。自从她砍伤那个村长的儿子之后,就没有人敢惹她,不过也为她带来了巨大的代价,村长本想要她坐牢,她被送到公安局之后,那个局里的老领导知道她父亲还在狱中坐牢,就过问此事,知道都是割猪匠老李惹的祸,但那种情况下。说老李强奸她似乎不成立,因为她奶奶要他帮忙,若是诱奸似乎又不成立,但因她砍伤人别人,她成了正当防卫,她就没有了罪,那个老领导收她做干女儿,后来她回到村里,好多人都躲着她,因为她干爸是领导,她爸的案子推翻了,后来出了狱。当然,她做那个领导的干女儿,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做干女儿的分量和付出,是她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一切,因为她男人是一个无法正常行房事之人,那都是她干爸为她安排的男人。  割猪匠老李在那个女子身上,没有犯事,就有些更大胆啦,而春花就是第二个受害者,都知道春花是一个漂亮姑娘,春花一家人都去赶集了,留春花一人在家干家务活,那个割猪匠老李经过春花家门口,就准备打春花的主意,就说春花妈要她与他做那事,并且做那件事之后,春花可以生很多小猪子,而这些小猪子可以卖好多钱,也可以为她办嫁妆。  春花知道,她家的猪是被割猪匠老李割过的,也不会下猪仔,割猪匠老李这样一说,还真让春花心动,因为那样可以办很多嫁妆,并且能为家里挣钱,父母就不会打她,也会更喜欢她。就这样割猪匠就占有了春花次。  春花的父亲知道发生那件事后,十分痛苦,但春花的父亲是手艺人,见过世面,有的是心计,她需要的是面子,人活着面子比命重要,他就请割猪匠老李喝单碗,而割猪匠老李常常喝醉,他到赤水河边,被别人推在河里,据说怎么死的,说法不一,有人说是吊死的,因为他掉进河里,草帽的绳子吊着他的头,说他是淹死的,也对,泡在水里几个小时,不淹死才怪,说他是醉死的,在验尸时,他胃里有浓浓的酒味,更有人说,那是黄瓜女事件主人干的,是割猪匠老李的流言蜚语,让她不得不与那个老领导做干女儿,其实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春花的肚子一天天大了,春花很高兴,她以为她可以生一窝猪仔,也可以办很多嫁妆,可愁坏了春花的父母,那就必须尽快嫁出去,哪怕赔嫁妆也要尽快嫁出去,否则就有大麻烦。  春花因大了肚子,嫁到我们生产队廖马那天,她也很搞笑,拉了一轿子的屎尿,臭死了,不过,没花一分彩礼钱,白捡了一个媳妇,还是值得的,廖马一家人高兴死了,毕竟廖马一家8个光棍,总算少了一个,至少让他们不绝后。廖马家比较复杂,有同父不同母的姐妹,也有同父不同母的兄弟,而兄弟姐妹间又有不同父母的亲情,他们一家10多口人,是几个家庭组合在一起的,严格说是四个父母组建的一家,那个年代,人口越多的家庭,负担越重,特别是男孩子家多的家庭,那就更不用说了,廖马的大哥的媳妇是用二姐换亲换来的,二姐出嫁后,用黑布蒙着眼抬走的,后来没有回过家,因为她认为父母这样做如杀了她,她已经不存在了。后来她的孩子是回来玩过,后来的后来,她也不让他们回外公家,她说那样可以惩罚她父母,只考虑自己的儿子香火之事,不考虑女儿的幸福,她嫁的地方是高山上,是没有人要嫁过去的人间绝地,嫁过去都是被换亲换的,可嫁过去的女人要完成四兄弟的香火继承。虽嫁的是老大,可小叔子借开玩笑时,脱了她的裤子做了那事,并生了一大堆孩子,谁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谁是孩子的具体父亲。就按大小分给四个兄弟养,而他们四兄弟有了孩子和儿子,就不把她当人看,而计划生育结扎的事,只有找她,因为都认为是她惹的祸,她挨了那一刀(结扎)带来好多病,而那四兄弟还不放过她,依旧轮流做那事,他们认为结扎了做那事更放心,至少不怕她再犯计划生育了。而他们四兄弟共妻之事,她也去政府反应过,至少结扎时,与那个医生说过,可那个医生说你也只能跟政府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事,只负责手术。廖马二姐手术后,找到政府人员,说那件事,要她找县妇联反映此事,可妇联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说她嫁给老大而被其它三兄弟占有是家务事,妇联那个人说她管不了。她只能恨自己的父母,另外就恨自己的男人,可自己的男人说兄弟是手足,女人是衣服,自己的弟弟穿一下哥哥的衣服不行吗?问得她说不出话来……   共 771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癫痫专科
分析癫痫病的几大主因

上一篇:哭娘月月痛1

下一篇:你是我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