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超级U盘 第八百三十三章 世界变化快

发布时间:2020-01-17 21:06:48 编辑:笔名

超级U盘 第八百三十三章 世界变化快

绕过几颗香樟,全地形摩托一个潇洒的甩尾,稳稳停在一栋两层小楼前面。

“美女,到地方了!”王峰回头说道,他现在的状态有点像频繁开屏的公孔雀,万一妹子眼瞎看上他了呢?

“啊,哦,谢谢!”翻身下车,潘亦聪站在了地面上,然后她的眉毛就皱了起来。

试车场业务并不繁重,并没有太多工作人员,建筑数量同样很少,除了眼前这栋办公住宿小楼,就剩下旁边两间的钢构仓库,可以说是一眼就望到头。然而她看了又看,完全没有找见自家老板的身影,一同消失的还有马竞。

这其实不算什么大问题,俩人有可能在房间里治伤谈事,也可能临时有事离开了,甚至一时兴起跑去野战也不是全无可能。发展的方向太多顾不过来,那就不用在意它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但是潘亦聪还是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周围工作人员的表情未免有些奇怪,不像正常状况。这表情她见得多了,朋友闺密打算给她爆料传八卦时就是这样子,文雅点儿说是“不吐不快”,直白些就是“快来问我呀!”

想了想,她转身问道:“小峰哥你看,怎么大家的表情都好古怪的样子?”

后者是在半路上接到通知赶去接她的,显然也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经她提醒,这才发现气氛的确异常,立即走上前找同事打听情况。没过多久,他就返回到就潘小葱身边,带给她想要知道的内容:“老板和老板娘大吵一架,各自叫车回去了。”

听见这话,新人女助理顿时不知所措地呆立当场。那两个人刚才还甜腻腻地公主抱秀恩爱,现在居然吵架了,她立即想起一句歌词:“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放在别的夫妻身上,吵嘴乃至打架都不算稀奇,大家早已司空见惯,普通人不到杀妻拭夫的程度甚至连都上不了。但这两位却不一样,他们可是全国有名的模范夫妇,青梅竹马、初恋夫妻,夫唱妇随十年没红脸,突然在大家面前大吵一架,难怪众人会出现那样的表情。

半晌,潘亦聪才从愣神中恢复过来,低低说了一句:“秀恩爱死得快,想不到我还有成为诅咒术士的潜质。”

“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知道他们是为什么吵架么?”

王峰以及给他传话的同事,其实也不清楚事情原因,不过这不影响他在美女面前发表自己的猜测。

只是刚要开口,他耳边就传来清冷的警告声:“你们两个注意点儿,没事别乱传八卦!还有,记得都管好嘴巴和社交帐号,我可不想看到有人因为嘴巴太大丢了工作。”

那人潘亦聪自然是认识的,正是马竞的私人助理朱玲玲。两位老板拍拍屁股走人了,她却不得不留在这里收拾烂摊子,给众人下达封口令。

至于这到命令有多大效力,朱助理其实也没抱太多希望,毕竟络时代消息传播的途径实在太多,除非她使出物理隔离的大杀器,否则消息扩散出去完全是必然事件。不过在其位谋其职,她不得不努力控制事态降低影响,为此还特地多留一会儿,专门等待潘小葱王峰俩人。

潘助理还没做出反应,王峰就大喊道:“保证完成任务,”然后还在自己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失言丢工作的威胁还是很有震慑力的,在这座被大家戏称为房价一线工资三线的城市里面,想要找到一份报酬优厚的工作并非易事。好不容易挤进了小马这家不差钱的蜜蜂系企业,他当然不想因小失大,惹得老妈碎碎念。

当然,在王峰看来和家人亲友闲聊并不在传八卦之列,他的答应自然毫无负担。

同样肯定地点点头,潘亦聪保证道:“放心,我嘴很严的。”

朱玲玲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我要回城里去,小潘你一起不?”

后者自然忙不迭地点头,这地方距离城区几十公里,周围又没有什么机场车站旅游景点,不用看都知道完全没车可叫,有顺风车坐自然不能错过。

朱玲玲的座驾是一辆辣椒红miniCooper,显然经过个性化美容改造,浑身上下洋溢着浓郁的女性气息。这款车出身名门、外观小巧、造型可爱,很受年轻用户特别是女车主的喜爱。潘亦聪一度也想要拥有它,不过却害怕被人邀请回答“每天开着二奶车是怎样的体验?”,只得转向中规中矩的国产合资车,心里一直引以为憾。

终于开上公路,朱玲玲心里松了一口气,瞥了眼默不作声的潘亦聪,开口问道:“在想什么呢,小葱葱?”

后者正在走神当中,听见问话下意识就丢出来一句:“你开这个,不怕被人说成是二奶么?”

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连忙解释道:“我本来也想买mini的,感觉很个性很好看。不过我妈老跟我说这车价格贵空间小,开的人都是不会过日子的二奶小三,死也不让我买它。”

“怕什么?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朱玲玲很是硬气地丢出这句经典金句。

接着她也换了个腔调,幽幽道:“就算我有什么意见又有什么用?这社会毕竟男权当道啊!”

“嗯?”潘亦聪满脑袋问号,完全没反应过来对方怎么突然跳到了女权频道。

“你还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吵架吧?”朱玲玲又抛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不过这次潘助理倒是听懂了,“难道不是因为马董以身犯险,搞那什么火箭靴?”

朱玲玲眼睛看路,娴熟地保持着车速,闻言微微点头又摇头,“和火箭靴没关系,虽然你家老板是因为它过来的。他们两个闹矛盾,其实另有原因。”

“那是什么原因?”联想到对方之前说的话,术士小潘的八卦魂迅速燃烧,“有其他女人第三者插足?”

“为什么不是男小三?小葱你也被男权思想同化了。”

“啊?真的啊?”潘小葱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能一口吞下面前的圆形仪表。

“当然是假的!吵架的确和女人有关,却不牵扯私人感情,甚至他们都不认识两个女的。”

潘亦聪彻底被玩坏了,“还两个?我好混乱啊,到底怎么回事呀?”

不想朱玲玲却住嘴不说了,“我不能带头传八卦,你还是自己上搜去吧!你老板就是因为上看才发火,和马董大吵了一架。”

十头羊驼驼跑过心田,小葱同学低头打开腿上放着的皮包,从里面拿出部白色的蜜蜂七,那是公司配发的工作机。至于另一部黑色,那是汤佳怡的工作机,她平常都不用的。

打开浏览器,“关键词是什么啊,姐姐?”

“蜜搜首页热点,‘蜜搜逼死人’那个。”

点击标签,潘亦聪一目十行阅读起来,很快就看完这条标题是“蜜蜂蜜搜摊上事,人脸识别逼死人”的。

事情不算复杂,两名女子在小宾馆里烧炭自杀,并留下遗书指责是蜜搜害死了自己。

按照手写遗书的说法,她们当初年少无知被人哄骗去做私拍野模,不料被摄影师拘禁胁迫,拍摄了大量果照以及视频并在上售卖。时过经年,她们已经退圈过上平静的生活,直到有人通过蜜搜寻人找到她们的社交帐号,留下各种谩骂污言,两女感到不堪受辱,于是相约自杀。

扣屏长思,潘亦聪一时无语,只能长长叹了口气,“逼死她们的,看起来应该是骂人友还有私拍摄影师啊,和蜜搜貌似关系不大。”

“无良媒体嘛,不起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就没有点击和流量。蜜搜被找上完全是因为名气大,它只是技术工具,是中立无害的。”

技术中立原则又叫索尼原则,指的是商品如果有实质性合法用途,则生产者不必为其非法用途承担,出自1984年的美国。

当时环球影业和迪士尼影业联合起诉索尼,指责其销售的Betamax录像机被用于非法录制电视节目,构成侵权。最终美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的微弱优势认定索尼无责,理由是家庭录像机具有延后观看节目这一合法用途。

时至今日,用户自录的合法性已经摇摇欲坠,数字机顶盒普遍禁用录制功能,但技术中立原则还在很多领域发挥着作用,成为搜索引擎、聚合等业务的护身符。

听到朱玲玲提起这个,潘亦聪撇了撇嘴,“技术中立现在也不好使啦,那么多友说快播无罪,老王还不是要去吃牢饭?”

“还是有用的。技术中立不是万能的,只能免责不能免罪,指望用它脱罪完全是妄想,但是像蜜搜这样,用它免除肖像侵权还是可以的,毕竟他们本身并没有杀人。”

说着说着她又叹了口气,“其实,两家的行为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在消费欲荷尔蒙、消费女性。区别不过是下刀部位不一样罢了。”

同样是在荷尔蒙上做文章,快播不但提供视频传输通道,还冒险提供服务端缓存,结果把自己坑进去了。而蜜搜的做法无疑要聪明许多,他们不直接提供违法内容,却在与之关联的普通内容上做文章,同样赚到了大批用户和流量。

然而这么做却也起到了“打通次元壁”的作用,把阳光下的普通世界和隐秘的地下世界连接在一起,那两个女人控诉蜜搜毁了她们的生活,也是基于这一点。

“唉,两败俱伤啊这是。她们赔上了卿卿性命,板子打到蜜搜身上,无聊友屁事没有,无良摄影师同样逍遥法外。这么做又是何必呢?大好性命就这么白丢了,一点儿意义也没有。”

“要是换你在她们的位置上,你会怎么做?”

“我啊?”潘亦聪想了想,“大概我会躲起来吧。人脸识别的确有些口怕啊!还好,全世界还有一半多人口没有接入互联,我会找个没有络的地方躲起来。”

“穷乡僻壤,没电没络没视频,你呆的住?”

“那怎么办?总不能去整容换脸吧?”

“这倒是个好主意,我觉得蜜搜应该担起这个来,资助那些受害人一笔整容基金。”

听到她提起受害人,潘亦聪又问道:“对了,蜜搜的肖像权官司还没了结吧?”

“还早着呢。”

“本来我以为‘消失’一出天下太平,想不到一波平一波起,居然又横生波折,还真是,还真是,唉!”

朱玲玲道:“奥运会结束了嘛,媒体正愁没有新的热点呢,她们完全是赶上了。”

“这倒也是。还有蜜搜也真是的,居然主动推荐自家的负面。看来他们所谓的算法筛选自动推荐果然是真的,完全没有人工干涉。”

“技术中立嘛,怎么能随便优化呢?再说了,他们肯定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潘亦聪道:“是没有什么错啊,虽然结果不太好,那也不是他们愿意的。”

“嘘!”朱玲玲竖起右手食指,“这话千万别在你老板面前说,小心她着恼了不要你啦。”

“啊?他们就是为了这个吵起来的?”

“嗯,”朱玲玲轻轻点点,“马董力挺蜜搜曾总,觉得他们做得很好没有错误。而汤总却不这么看,觉得至少要出于人道主义给予一些补助什么的。”

“然后他拒绝了?然后就吵起来了?这不符合他们的风格啊!马董不该这么抠门,汤总也不会这么死硬啊!”

朱玲玲摇了摇头,“热心慈善不代表花钱随便,他可是非1即0的理工男啊,既然觉得自身无责,自然不会在不该花钱的项目上浪费资源。至于你家老板,她现在可是妇联副主席,屁股坐哪边不是明摆着吗?”

“不应该啊?汤总不该这么官迷啊?妇联的会议和活动她向来是能推就推,出勤率堪堪及格。”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们有什么计划也说不定。”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怎么样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聊城牛皮癣治疗方法
治疗白癜风西宁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